当前位置:彩天下平台网址 > 历史人物 > 端华同母弟肃顺,他偕同台吉硕托征讨喀尔喀巴

端华同母弟肃顺,他偕同台吉硕托征讨喀尔喀巴

文章作者:历史人物 上传时间:2019-10-03

爱新觉罗·永璂是乾隆皇帝第十二子,生母为继皇后辉发那拉氏,继皇后所生的三个子女中只有他成年了。他出生时生母正得宠,乾隆对他的到来相当高兴,然而随着母亲的失宠、去世,他也失去了唯一的依靠,父亲连带着对他也厌弃。永璂曾负责编修《御制满蒙文鉴总纲》,还著有《日课诗稿》一书,于1776年去世,年仅24岁,嘉庆四年才被追封为贝勒。人物生平 乾隆十七年四月二十五日寅时出生于翊坤宫,母为继皇后乌拉那拉氏。当天乾隆刚从畅春园回宫,平时都亲自去向太后请安的他在孩子出生这天罕见地派内监去请安。 他的出生让乾隆非常高兴,不仅写诗纪念,还让大臣与他“同喜”。他的名字“璂”,在古汉语里是皮件里镶嵌的玉饰,明代《诸司职掌》云:“皇帝皮弁,用乌纱帽之,前后各十二缝,每缝各缀五彩处十二,以为饰。”天子皮弁饰十二璂。 乾隆三十年闰二月,南巡过程中,其母乌拉那拉氏突然失宠,形同被废。 乾隆三十一年七月十四,继皇后乌拉那拉氏去世,时年四十四岁。 乾隆三十五年四月,永璂成婚,嫡福晋博尔济吉特氏。 乾隆三十六年,负责编纂《御制满蒙文鉴》总纲,时年二十岁。 乾隆四十年,《御制满蒙文鉴》总纲完成,乾隆谕旨:“汝所进书甚好,但有眉目不清数处,改正后再行呈阅。”又奉谕旨:“汝所作之书亦费心矣。”永璂回忆:“闻命之下曷胜感幸。”(《日课诗稿》第25到26页,《蒙古总纲进御览敬志长律一首》) 乾隆四十一年正月二十八日丑时病逝,享年二十五岁,诏用宗室公例治丧。同年,《御制满蒙文鉴》总纲刊行。 永璂在生时无封爵,过继永瑆第四子绵偲为嗣。嘉庆四年三月追封多罗贝勒。 董宝光在《学人卉萃的永璂贝勒府》中写道:“永璂生前未获封号,估计亦未分府。 ...... 永璂府的末代府主溥胜弟兄三人,遂于1921年1月以洋8千元将此府售于黄集成氏。售府契约上,旧业主属名为:金溥胜、金溥林和金溥榕三人。”永璂的子女 继子多罗贝勒绵偲(1776-1848),乾隆第十一子永瑆第四子,母永瑆之侧福晋李佳氏。生于乾隆四十一年丙申二月廿九日午时,四月奉旨过继为嗣。道光二十八年戊申十一月十二日寅时,年七十四岁。乾隆喜欢永璂吗 幼年时的永璂因为是继皇后的儿子,所以在宫中地位颇高,不管是皇帝还是其他妃嫔应该都对他态度不错。可是随着生母辉发那拉氏的失宠、去世,十四岁的永璂应该也从有天堂跌进了地狱般的感觉,饱尝了宫中冷暖。乾隆四十一年正月,年仅二十四岁的永璂病逝,到死都没能等来父皇的重视。乾隆帝对于追封成年皇子一向是绝不“手软”,而永璂到死也没有得到任何的封号。我们也由此可见乾隆帝并不怎么喜欢永璂,大概是他既没有什么专长,又是讨厌的辉发那拉氏之子的缘故。直到嘉庆四年永璂才被追封为多罗贝勒并过继永瑆第四子绵偲为嗣。

爱新觉罗·阿济格是努尔哈赤第十二子,别称“八王”,生母为大妃阿巴亥,与多尔衮、多铎是亲兄弟。阿济格曾参与攻打明朝边境以及朝鲜的作战,随多尔衮入关,屡败李自成,杀死刘宗敏,俘获宋献策,征讨姜瓖在大同的叛乱,是清初名将,被封为和硕英亲王。不过,阿济格有勇无谋,在多尔衮死后企图成为又一个摄政王,最终被削爵幽禁赐死。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图片 1阿济格 明万历三十九年七月十五日,阿济格出生,其名字的满语意思为“小”。他长大后“身长丈余,腰腹甚大”,骁勇善战,被授为台吉。天命十年,跟从贝勒莽古尔泰征伐察哈尔部,追至农安塔,林丹汗遁走。 天命十一年,他偕同台吉硕托讨伐喀尔喀巴林部,再跟从大贝勒代善讨伐扎鲁特部,这两场战役都有战功,因功封为贝勒。颇受清太祖努尔哈赤的宠爱。皇太极的第二任正妻继妃乌拉那拉氏,曾因为见阿济格不肯下轿,即被公爹努尔哈赤下令休离。 天聪时期 天聪元年,他偕同二贝勒阿敏攻打朝鲜王朝,连克五城。并跟从皇太极讨伐明朝,偕同莽古尔泰守卫塔山的粮运,击败明军两万。军队会师于锦州,逼近宁远,明军有一千余人在此扎营并挖掘战壕,在前面摆列火器,但是被阿济格全部歼灭。明朝总兵满桂出城列阵,皇太极想要进击,各位贝勒以为距离城池太近所以进谏不可进攻,唯独阿济格以为未必。皇太极监督阿济格迅速攻击明朝的骑兵一直至城下,各位贝勒都很惭愧,所以不及披甲就上前冲杀,进击明朝的步军,明军死伤者大半。 天聪二年,阿济格因为擅自主持其弟多铎的婚礼,被削去爵位,后来再恢复原位。 天聪三年,他偕同贝勒济尔哈朗攻打锦州、宁远等地,焚毁明朝在此地的积粮,俘虏明军三千人。再跟从皇太极讨伐明朝,率左翼四旗和蒙古军队攻克龙井关,攻克汉儿庄城,再攻克洪山口。进军至遵化,攻击斩杀明山海关总兵赵率教。逼近北京,明蓟辽督师袁崇焕、辽东总兵祖大寿率兵二万前去救援,屯兵于广渠门外,后金军队追逐明军,迫近壕堑,阿济格战马受创退兵;再偕同阿巴泰等攻打通州,至张家湾;再跟从皇太极巡蓟州,遇到明山海关援兵五千人,阿济格偕同代善突入敌阵,大破明军。 天聪四年,再跟从大军伐明,逼近广宁,会师大凌河。夜围锦州时,明军偷袭阿济格军营,下大雾看不见人,阿济格严阵以待。待雾散时突击,俘获明游击一人、甲械及马二百余。皇太极酌金卮亲自慰劳,授围城方略。听闻明增兵,皇太极命扬古利率八旗巴牙喇兵的一半去增兵。祖大寿的弟弟祖大弼逐清军中侦骑近上前,皇太极擐甲与战,阿济格驰至,明军步骑遝出,阿济格奋击退却明军,斩杀明副将一人。皇太极把所统的士兵交付给阿济格,明监军道张春的四万救兵来到,又战于大凌河,截杀明军大半,向北驱逐明军达四十里。 天聪六年,跟从大军讨伐察哈尔,林丹汗因而逃跑。皇太极转移军队前去攻打明朝,令阿济格统率左翼及蒙古兵攻打大同、宣府,全部缴获明朝张家口储藏的犒边财物。 天聪七年三月,修筑通辽堡,并带兵驻守。五月,与济尔哈朗、杜度一起迎接明降将孔有德,抗拒明东江总兵黄龙和朝鲜的军队。六月,皇太极向大臣们询问,打明朝、朝鲜、察哈尔这三个地方,先打哪个,阿济格说先打明朝,遂偕同阿巴泰攻打山海关,皇太极下旨责问他不深入进军,阿济格说:“我想要在这里让马停歇、积蓄粮食,可是各位贝勒不从啊。”皇太极说:“你如果坚持不走,诸位贝勒难道要丢弃你自己离开吗?” 天聪八年,跟从大军讨伐明朝,与多尔衮、多铎一起入龙门口,攻克保安州、灵丘。 晋封郡王 崇德元年,阿济格进封为多罗武英郡王。同年偕同饶余贝勒阿巴泰及扬古利讨伐明朝,从雕鹗堡进入长安岭,逼近延庆。越过保定到达安州,接连攻克昌平、定兴、安肃、宝坻、东安、雄县、顺义、容城、文安诸县,五十六战全部获胜,擒明昌平总兵巢丕昌等,俘获人畜十余万。阿济格又派遣都统谭泰等人设下伏兵,斩杀明朝遵化三屯营守将,获马一百四十余匹。皇太极下旨赐给他鞍马一副。退兵时,皇太极亲自前往地载门外十里迎接,见阿济格非常辛劳,为他落下泪,皇太极亲自倒酒慰劳阿济格。同年十二月,皇太极亲自攻打朝鲜时,命阿济格守牛庄。 崇德二年,硕托攻打明军驻地朝鲜皮岛,没有攻下,阿济格率领所属的部队水陆并进攻克皮岛,斩东江总兵沈世魁。皇太极遣使褒奖慰劳他。 崇德四年,他跟从大军讨伐明朝,阿济格扬言要用红衣大炮攻击各台,守卫的明军非常害怕,四里屯、张刚屯、宝林寺、旺民屯、于家屯、成化峪、道尔彰诸台都被攻下。再回军守卫塔山、连山,俘获明军人马一千多个。然后偕同阿巴泰攻打锦州、宁远。 崇德六年,偕同济尔哈朗围攻锦州。蒙古台吉吴巴什等商议举城投降,祖大寿察觉后,攻击蒙古兵,阿济格夜里登上从属的土墙助战,明军大败,然后把投降的蒙古兵迁到义州。阿济格因屡次击败明军,朝廷赏赐银四千两。同年三月,洪承畴率领诸将王朴、吴三桂等援锦州,号称十三万。皇太极亲自探视大军,扎营于松山。明军投奔塔山,阿济格追击,缴获笔架山的粮草,又偕同多尔衮克敌四台,擒明将王希贤等。明军犹留守锦州、松山、杏山、高桥诸地,皇太极回盛京,命令阿济格偕同杜度、多铎等围攻。洪承畴夜出松山偷袭清军,阿济格等督众军环射明军,明军败退回,城门紧闭不得入,其众二千皆投降。 崇德七年,阿济格围攻杏山,又攻打宁远。吴三桂率四千人驻守塔山、高桥,不战而退,阿济格大败吴三桂。 崇德八年,又同济尔哈朗攻打宁远,于城北布云梯发炮,城墻倒塌后攻克;抵达前屯卫,攻打城西,斩明总兵李辅明、袁尚仁等三十余员将领,击杀明兵四千余人,明总兵黄色弃城后攻克。 征战中原 顺治元年,阿济格跟从摄政王多尔衮在山海关之战中大败李自成大顺军,同年十月顺治帝在北京登极后,封阿济格为和硕英亲王,序称“八王”。受命为靖远大将军,率平西王吴三桂、智顺王尚可喜等满、蒙、汉军3万余,自山西入陕,追击李自成大顺军至湖广。 顺治二年,俘杀大顺政权的权将军刘宗敏、军师宋献策,招降明宁南侯左良玉的儿子左梦庚、总督袁继咸部的马步兵10万,相继占领河南、湖广、江西、江南的63城。清廷听说后,遣使携诏慰问并令其班师,但诏书还没到达,阿济格就提前班师,于八月四日还京。多尔衮开始算起阿济格的总账,除了不候诏班师外,还有谎报李自成死亡、在午门张盖坐、胁迫地方官员、擅取鄂尔多斯和土默特之马以及称顺治帝为“孺子”等,贬阿济格为英郡王,但不久就恢复亲王的爵位。 顺治五年,封平西将军,出兵镇压天津、山东曹县一带的抗清队伍。当年冬天,大同总兵姜瓖倒戈反清,阿济格奉命去平定。 顺治六年正月,姜瓖的部将刘迁进犯代州,阿济格派遣博洛前去救援、围困刘迁才得以解围。在这期间,阿济格的两名福晋的死讯传来,在大同督师的多尔衮劝阿济格回京,阿济格谢绝说:“连摄政王为了国家都忙不过来,我怎敢因为妻子之死而耽误国事?” 八月二十八日,姜瓖的部将杨振威杀了姜瓖,归顺清军,次日阿济格率军进城,毁坏大同城墙并制造大同之屠后还师。 夺权失败 顺治七年十二月,英王阿济格乘摄政王多尔衮病死之机,欲谋乱夺政失败。 顺治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议政王大臣会议议阿济格罪,将其幽禁,其子劳亲被革去王爵,降为贝子。阿济格在幽禁期间,不仅没有一丝收敛,反而益加狂暴无礼,在监房内私藏大刀,暗掘地道,声称要放火烧毁监房。 顺治八年十月十六日,诸王以阿济格悖乱已极,留之恐贻后患,应立即处死。奏入,顺治帝令其自尽,除宗籍,其子劳亲一同被赐死。 乾隆十一年平反,重修园寝。阿济格为什么不是旗主 阿济格曾是镶黄旗旗主。 努尔哈赤晚年将亲统的两黄旗的大部分各授于阿巴亥的三个幼子阿济格、多尔衮和多铎,每人15牛录,其余自己统帅做亲军。但他有个明确的指示就是:阿济格是镶黄旗旗主,多铎领正黄旗,将来自己死后统帅的亲军全给多铎,另赐镶白旗给多尔衮。后来,皇太极夺去阿济格的镶白旗旗主地位,以多尔衮代之。阿济格和多尔衮图片 2多尔衮 为一母同胞的三兄弟,说他们之间关系并不好,似乎也不是那么恰当,但的确在三兄弟之间,明显多尔衮与多铎之间更为亲密。 阿济格要比多尔衮和多铎大那么多岁,多尔衮和多铎有思考能力的时候,阿济格已经是一个小大人了。年龄的差异摆在那里,阿济格作为大哥哥自然和两个小弟弟玩不到一块儿去。俗话说三岁一代沟,这话放在现代行得通,放在古代照样行得通。多尔衮和多铎年纪相近,平日里自然交好,但是阿济格显然就不行了阿济格与多尔衮、多铎的关系如何?阿济格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阿济格与多尔衮、多铎的关系如何?阿济格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而等多尔衮和多铎长大之后,三兄弟已经分贝开府建牙,四处征战,这个时候自然也不能联络感情。所以阿济格与多尔衮和多铎的关系,自然也就这样不咸不淡下去了。阿济格为什么不救母亲 首先阿济格的地位不够,虽说手中掌管着镶白旗,但是在他之上还有四大贝勒,而多尔衮和多铎年纪尚小,说话没有分量,不能站出来支持他。所以在敌众的威势下他不得不低头。 其次努尔哈赤在生前确实透露出要让阿济格殉葬的意思,但在遗诏中有没有说就不得而知了,四大贝勒借题发挥,堵住众人幽幽之口,所以阿济格就算知道遗诏中没有此条例,也无法违逆四大贝勒和父皇的意愿。 最后,阿济格母亲必须死,八大贝勒之中,阿济格与两个兄弟独占其三;其母亲阿巴亥为人嫉妒,为了防止出现政治上的混乱,四大贝勒无论如何都要杀死阿巴亥,阿济格就是想救也无能为力。阿济格后人 儿子 长子 和度 次子 傅勒赫 第三子 劳亲 第四子 伯尔逊 第五子 门柱 第六子 楼亲 第七子 墨尔逊 第八子 索尔科 第九子 佟塞 第十子 瑚礼 第十一子 鄂拜 第十二子 班进泰 女儿 阿济格共有多少女儿已无考。其中一个女儿嫁给纳兰明珠,育有三子,长子是清初著名词人纳兰性德。人物评价图片 3阿济格 总评 阿济格可谓杀敌英勇、战绩显赫,为大清朝初期平定江山立下了汗马功劳。在摄政王多尔衮病重时,阿济格因参与密谋欲承袭摄政王位之事泄露而遭到了幽禁。阿济格的家人和手下都受到牵连获罪,不少人被处死、抄家或是鞭责、革职,并由此兴起一场大狱之灾。阿济格最后被顺治皇帝赐死。这也是阿济格头脑简单,性格暴虐,待人狂妄所致,故后人评价英亲王阿济格“剽悍少谋”。 历代评价 顺治帝:“王及行间将士驰驱跋涉,悬崖峻岭,深江大河,万有余里,劳苦功高。” 乾隆帝:“英亲王阿济格秉心不纯,往追流贼,谎报已死,又擅至沿边索马,且向巡抚嘱托公事,过迹昭著。虽前此亦有微功,究不足以抵其罪,黜爵实由自取。” 谈迁:“英王敢战气如虎,胡床解甲罗歌舞。邸第斜连鳷鹊旁,妖鬟尽隶仙韶部。急管繁弦春复春,曰周曰召浸情亲。倏焉日匿西山下,高冢祁连宿草新。” 赵尔巽:“国初开创,栉风沐雨,以百战定天下,繄诸王是庸。” 萧一山:“福临以冲龄践祚,奠定中原,征服华夏,其所以能成大业者,皆群臣襄赞之力也。当时宗室懿亲,僇力行间,栉风沐雨,勤劳佐命者:如豫亲王多铎、肃亲王豪格、英亲王阿济格、郑亲王济尔哈朗、敬谨亲王尼堪、端重亲王博洛、顺承郡王勒克德浑等,其殊勋茂绩,诚可为开国之大人物。”“阿济格举动荒谬,犹欲摄政,其死宜也。”

爱新觉罗·肃顺是爱新觉罗·济尔哈朗的后裔,清末权臣、宗室。肃顺历任总管内务府大臣、户部尚书、协办大学士、赞襄政务王大臣等职,他整肃官场政风,重用汉臣曾国藩左宗棠等人,处理“戊午科场案”、户部宝钞案等,深得咸丰帝信任倚重,权倾一时。肃顺与慈禧素来不和,慈禧于1861年发动辛酉政变,将肃顺处死,时年45岁。人物生平 早期经历 肃顺生于嘉庆二十一年十月初八日,郑献亲王济尔哈朗七世孙,郑慎亲王乌尔恭阿子。乌尔恭阿有嫡福晋一人、侧福晋两人、庶福晋五人,共生有八子,肃顺排行老六,三兄端华。肃顺与端华是否同母,史书记载不一,有的认为是同父异母,也有的认为是同父同母。《爱新觉罗宗谱》中也记载肃顺之母为侧福晋瑚佳氏。与端华之母侧福晋瑚佳氏似乎是同一人。其他史书中也有类似记载,如“端华同母弟肃顺”。其实肃顺的母亲是回女,并称“其父诱买回女之事,闻之江宁郑受之部郎,转闻之肃邸中者”。因肃顺是努尔哈赤之父显祖塔克世的直系子孙,成为宗室后裔,但“妾掉所生之子为闲散宗室”,未得封爵。道光十二年肃顺成年出府后,居于西四牌楼劈柴胡同,家底较薄。 肃顺早年长期在侍卫处任职。道光十六年十二月,考封三等辅国将军,委侍卫处散秩大臣,从二品官,食三品傣,“执森亲军以供导从,大阅则按队环卫”。道光二十四年二月肃顺派为乾清门行走。道光二十八年三月署变舆使,“掌供奉乘舆秩序卤簿,辨其名物与其班列。凡祭祀、朝会、时巡、大阅,帅所司供厥事。”道光二十九年二月,授奉衰苑卿,管理各园庭,正三品。 炙手可热 咸丰帝即位,擢内阁学士,兼任副都统、护军统领、銮仪使。咸丰三年正月肃顺授正黄旗蒙古副都统,二月署理蜜舆使,九月署理正红旗护军都统。咸丰四年,授御前侍卫,迁工部侍郎,随后在礼部和户部也曾有过任职。以后几月连得升迁,四月署理正红旗满洲副都统,授工部右侍郎,六月派充练兵翼长,闰七月调补正蓝旗满洲副都统,十月授礼部左侍郎,十二月署理镶白旗护军统领。咸丰五年二月管理向导处事务,即总统大臣,为皇帝出巡作各种准备工作,“周知路径,详记地名,通桥梁,平险阻,计程途之远近”。是月还授左翼监督。四月授前锋营统领,正二品,负责“警哗宿卫”。不久太平天国北伐军失败,五月肃顺以筹办巡防记功,九月受命管理镶蓝旗总族长,十一月调补户部左侍郎兼管三库事务,十二月调补正白旗满洲副都统。 咸丰七年,肃顺被擢升为左都御史,仍然兼任都统职务。面对大清王朝的颓势,肃顺看清了只有汉人才能挽救这一败局,显露出“万人皆睡他独醒”的政治敏感。肃顺认为必须重用有能力的汉族官僚,才有可能度过重重难关。曾国藩、胡林翼等自己组建团练,进而编练出一支新兴的私人武装,自筹军晌养活十多万军队,故肃顺“常心折曾文正公之识量、胡文忠公之才略”。当然,放权汉族官僚以地方实权可能会导致中央集权的衰微,但不让曾国藩等掌握地方实权,不仅湘军似飞蛾扑火,自取一死,清王朝也难逃死劫。肃顺“两害相比取其轻”,决心重用汉士,暗助曾公。尤其是咸丰九年二月借戊午科场案将柏菠处死后,肃顺更尽力放手使用汉人。 同年七月,肃顺授正红旗汉军都统,八月晋理藩院尚书,九月迁礼部尚书管理理藩院事务,十月充大考翻译翰詹阅卷大臣,十二月迁户部尚书。咸丰八年,调礼部尚书,仍管理籓院事,随后又调回户部任职。十月充武乡试监射大臣,十二月调户部尚书。咸丰九年九月充翻译乡试正考官,十月充稽察沟渠河道大臣,并在御前大臣上学习行走。咸丰十年正月授御前大臣,并充经筵直讲,御前大臣主要负责向皇帝奏报要预定召见大臣的人数和名次。“御前大臣,体制最尊,国语谓之`戈什昂邦’。非王公负重望者,罕能任此。”三月肃顺充领侍卫内大臣,五月授总管内务府大臣,“上三旗包衣之政令与宫禁之治,凡府属吏、户、礼、兵、刑、工之事皆掌焉”。十月授镶黄旗汉军都统。 咸丰十年八月,英法联军进攻北京,咸丰帝北逃热河后,肃顺以户部尚书协办大学士,署领侍卫内大臣,“行在事一以委之”。十二月授协办大学士。咸丰十一年七月十六日,咸丰帝病死前遗诏肃顺与载垣、端华等八大臣同为“赞襄政务王大臣”,辅佐幼帝载淳,权势煊赫,盛极一时。 临危顾命 咸丰十年,英法联军来犯京师,肃顺随咸丰帝“北狩”,在热河,咸丰帝更加信任肃顺,“文宗最喜肃顺,言无不尽”,肃顺政治地位日隆。被授为授御前大臣、内务府大臣,以户部尚书协办大学士,署领侍卫内大臣,统领行在一切事务。咸丰帝到了热河之后,京师大臣多次奏请咸丰帝回蜜京师。肃顺认为“敌情巨测”。”不宜回京”。时京城开始传闻咸丰帝身体不适,肃顺开始提拔重用亲信人员。 咸丰十一年七月十六日,咸丰帝病重,传谕:“皇长子御名现立为皇太子,著派载垣、端华、景寿、肃顺、穆荫、匡源、杜翰、焦佑瀛尽心辅弼,赞襄一切政务。”赞襄,本意是协助、帮助出谋划策与具体办理,史称“顾命八大臣”。不久之后,咸丰帝驾崩。 政变被杀 咸丰帝驾崩后,皇后无嗣,皇子载淳即位,肃顺深知那拉氏所潜在的政治危险。肃顺以“抑西扬东”的策略,给两宫皇太后相继加封号,而且在礼仪封号上对那拉氏进行贬抑,从而使那拉氏对东宫钮枯禄心怀猜忌。御前大臣载垣、肃顺等八大臣与新皇帝载淳的生母皇太后叶赫那拉氏产生严重矛盾,叶赫那拉氏乃鼓动咸丰帝皇后钮祜禄氏与八大臣争权,授意御史董元醇上朝奏请由皇太后垂帘听政,随即遭到八大臣抵制。另一方面,宗族中比较最近的恭亲王奕?与咸丰朝顾命大臣僧格林沁和军机大臣文祥等人被排斥在最高权力之外,亦极为不满。于是叶赫那拉氏与奕?等人联合,发动政变,史称“辛酉政变”。 咸丰十一年十月二日夜,肃顺在护送咸丰帝梓宫回京途中,于密云被捕,随后下狱。不久后被斩于菜市口,年四十五。史称“祺祥政变”。肃顺被杀后,郭嵩焘、曾国藩等扼腕叹息。曾国藩惨然曰:“此冤狱也,自坏长城矣。”曾国藩深知京城之中能识大体之士除肃顺外,几无他人,恐清政府使用汉人的政策再有波折,如此不仅太平天国起义难以平定,自身亦有被人陷害之危。肃顺和慈禧 咸丰死后,由同治皇帝继位。爱新觉罗肃顺的存在,已经影响到了慈溪太后掌握政权的道路,所以他们之间的矛盾日益严重。慈溪就想尽一些方法要铲除他。于是她联络了恭亲王奕?,在辛酉年,发动政变,把肃顺给捉了起来,以谋反罪将他处死。 从承德到北京约500多里,当时行程约需10天,而慈禧一行急着赶路,只走了6天,于11月1日到达北京。次日,大学士贾桢等疏请皇太后垂帘听政,两宫太后随即发布谕旨,要求大臣妥议所奏各事,同时下令将载垣、端华、肃顺三人革去爵位,景寿、穆荫、匡源、杜翰、焦佑瀛等五人退出军机处议罪。载垣、端华起而抗命,被囚于宗人府。这时,肃顺护送咸丰帝的灵榇还刚刚走到密云县境,亦被京城派出的禁军连夜拘捕。几天后肃顺被押赴菜市口斩首示众,载垣、端华赐令自尽,其余五名大臣或被革职,或被革职并充军。发生在辛酉年的这场政变,以慈禧、奕一方大获全胜告终,时慈禧27岁。肃顺与曾国藩 肃顺向朝廷推荐曾国藩、左宗棠、胡林翼、郭嵩焘等汉族官员,为平定太平天国、同光中兴网罗了人才。 肃顺早听说左宗棠有大才,闻之此事,便联合曾国藩、胡林翼等官员上书力保左宗棠,并邀请深受皇帝信任的吴地才子潘祖荫写下了“天下不可一日无湖南,湖南不可一日无左宗棠”之语。此后又在咸丰帝面前力荐左宗棠,给予重用。 肃顺被杀后,郭嵩焘、曾国藩等扼腕叹息。曾国藩惨然曰:“此冤狱也,自坏长城矣。”曾国藩深知京城之中能识大体之士除肃顺外,几无他人,恐清政府使用汉人的政策再有波折,如此不仅太平天国起义难以平定,自身亦有被人陷害之危。肃顺的后人 众所周知,慈禧太后是心狠手辣闻名的,对于像肃顺这样的政治对手,她又怎么可能让他的后代继续在朝廷中当官呢?那明显是不太可能的。而且试想一下,古时候谋反是多大的罪?就算家族、后人没有被株连,肯定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吃。所以,肃顺的后代,可能在这次政变中有幸存活下来,但有很大可能也是被慈禧发配充军或者流放了。 在史料中找不到任何关于肃顺后代的资料,想必济尔哈朗这一脉的后代,已经消失在滚滚的历史烟尘中了。历史评价 《清史稿》:“肃顺以宗潢疏属,特见倚用,治事严刻。其尤负谤者,杀耆英、柏葰及户部诸狱,以执法论,诸人罪固应得,第持之者不免有私嫌於其间耳。其赞画军事,所见实出在廷诸臣上,削平寇乱,於此肇基,功不可没也。自庚申议和后,恭亲王为中外所系望,肃顺等不图和衷共济,而数阻返跸。文宗既崩,冀怙权位於一时,以此罹罪。赫赫爰书,其能逭乎?” 翁心存:“所谓恶不积不足以灭身也,可悯可戒。” 翁同龢:“种种欺罔跋扈状,真堪发指”。 曾国藩:“古来如李斯、曹操、董卓、杨素,其智力皆横绝一世,而其祸败亦迥异寻常。近世如陆、何、肃、陈亦皆予知自雄,而俱不保其终。故吾辈在自修处求强则可,在胜人处求强则不可。” 薛福成:“肃顺于咸丰年间始为御前大臣,贵宠用事,后遂入值军机,屡兴大狱,窃弄威福,大小臣工,被其贼害,怨毒繁兴,卒以骄横僭似,获罪伏法,其人固无足论矣。” 蔡东藩:“若载垣、端华、肃顺辈,以宗室懿亲,不务安邦,但思擅政,何其跋扈不臣若此?无莽操才,而有莽操之志,卒之弄巧成拙,反受制于妇人之手,宁非可媿?”

爱新觉罗·杜度出身满洲正白旗,是努尔哈赤之孙、广略贝勒褚英的儿子,为清朝名将、清朝开国功臣。杜度曾征战朝鲜、攻打明朝、攻打广宁、接应孔有德和耿仲明,为清朝立下卓越功勋,被封为安平贝勒。杜度于公元1642年去世,雍正即位后为他立石碑以纪念其功劳。人物生平 少年从征 安平贝勒杜度,清太祖的长子褚英的第一子。万历四十三年八月二十二日,褚英被努尔哈赤以不思悔改之名下令处死。杜度少年时代被授予台吉的称号。 天命九年,喀尔喀巴约特部台吉恩格德尔请求内附后金,杜度跟从贝勒代善迎接他们归降,被封为贝勒。 天聪元年,跟从贝勒阿敏、岳讬等讨伐朝鲜,是为丁卯虏乱。 征讨明朝 天聪三年十一月,跟从皇太极讨伐明朝,逼近北京,大败明朝的援兵。又与贝勒阿巴泰等一起攻打通州,焚毁明朝的船籍,至张家湾。十二月,班师回军,到蓟州的时候,山海关来的五千明朝援军来到,杜度与代善亲自冲锋陷阵以致足部受伤,驻军于遵化。 天聪四年正月,明军又来攻击被击败,杜度斩其副将,获驼马千计。受伤后仍然力战,歼灭明军主力。 天聪七年,明将孔有德、耿仲明渡海来降,杜度与贝勒济尔哈朗、阿济格一起赴镇江迎接他们归来。皇太极向大臣们询问,打明朝、朝鲜、察哈尔这三个地方,先打哪个,杜度说:“朝鲜已经在我们掌握之中了,可以暂时缓一下;察哈尔逼近可以征讨它,可它距离尚且很远。应该取山西大同边境的地区,厉兵秣马深入进攻明朝。” 天聪八年,杜度率军进攻海州。 崇德时期 崇德元年,杜度进封为安平贝勒。海州河口的守将伊勒慎向清朝禀报明将造巨舰一百余艘截断辽河,皇太极命杜度领兵攻击并打败明军,然后回军。同年冬天,皇太极亲自征讨朝鲜,杜度护辎重在后面,攻略皮岛、云从岛、大花岛、铁山等地。 崇德二年二月,逼近临津江。就在前一天河里的冰都融化,但是傍晚降下大雪,冰又结合,大军全部渡过。皇太极听说之后说:“这是天意啊!”杜度跟从睿亲王多尔衮取朝鲜江华岛,击败朝鲜的水军然后攻克。 崇德三年,多尔衮统率左翼、岳讬统率右翼讨伐明朝,杜度为岳讬的副将。大军到达密云东墙子岭,明军前来迎战,被清军击败。清军进攻墙子岭堡,分军相继攻破黑峪、古北口、黄崖口、马兰峪等地。岳讬死在了军中,所以杜度总领所有军事。适逢多尔衮的大军到了通州河西,越过北京到了涿州,向西到了山西,向南到达济南,攻克城池二十座,招降了两座城池。一共经历了十六战全部大捷,杀明朝总督以下的官员有一百多名,俘虏人数达20多万。出青山口班师回朝,在太平寨夺取关隘行走。 崇德四年四月,大军回到盛京,皇太极赐给他骆驼一匹、马两匹、白银五千两,命他掌管礼部。并且攻略锦州、宁远。 崇德五年,代济尔哈朗在义州屯田,割掉锦州的麦子,遇到明军并击败了他们,攻克锦州九座台、小凌河西两座台。明朝的辽东总督洪承畴领兵四万在杏山城外扎营,杜度与豪格一起击败了洪承畴,歼灭运粮兵三百名。前往锦州引诱明军出战迎战并再次击败他们,缴获大凌河海口的船,追杀侵犯义州的明军。同年冬天,再次围困锦州。 崇德六年,攻打广宁,击败明朝松山、锦州的援兵。因为跟从多尔衮离开并前往远处驻扎,就私自回去,被皇太极削爵,罚银二千两。再次围困锦州,大败明军于松山。这年秋天,再次跟从皇太极讨伐明朝,留下继续攻打锦州。 晚年病逝 崇德七年六月病逝。他病逝的时候,各位贝勒大臣正在笃恭殿同皇太极议论出征的事情,皇太极听说之后为之罢朝。灵柩回来的时候还派遣大臣出迎。 雍正二年,雍正帝为他立碑记述他的功劳。杜度的儿子 杜度有记载的几个儿子分别是:长子杜尔祜、次子穆尔祜、三子特尔祜、四子杜努文和七子萨弼。 长子爱新觉罗·杜尔祜:母为嫡福晋乌喇那拉氏,袭封辅国公,从清太宗围松山、锦州有功,之后降为镇国公,后又加封辅国公,晋封多罗贝勒。曾跟随多铎南征、跟着济尔哈朗徇湖广,于顺治十二年二月病逝。 次子爱新觉罗·穆尔祜:封为辅国公后与杜尔祜共同获罪被罚,后又封三等镇国将军、进一等振国将军,顺治六年晋封贝子。于顺治十一年被削爵,不久后病死。 三子爱新觉罗·特尔祜:封辅国公、进贝子,于顺治十五年逝世,子孙以奉恩将军世袭。 七子爱新觉罗·萨弼:顺治初年封辅国公,受兄长连累被罢黜宗室,因破李自成有功而恢复宗室,封为辅国公。后又从勒克德浑南征、击叛将姜瓖、攻宁武等,晋封贝子,于顺治十二年逝世,谥号怀愍。杜度的故事 在杜度的心中有一笔清清楚楚的个人战功记录……战功如此卓著却备受冷落,杜度自然感觉不能忍受,曾亲口说过这样的话,即自己“如此勤劳置而不论”,岳托虽然被人首告涉嫌谋逆且生前多次获罪,却“犹封郡王”,罗洛宏一介小儿至今“犹袭贝勒爵”。而身为两黄旗大臣的谭泰、图赖尚且各自升职,“似我无罪有功之人”,只因不敬希尔艮(即皇太极派去的劳军使臣),即对我不论战功反而加罪,原因无非是因为我并不是旗主而仅隶属于红旗罢了。皇太极赐诸王衣服时,就连贝子尼堪等都得到赏赐,唯独把我给遗忘了,最后落了个重新补发。我虽然竭力报效国家,“何用之有?”济尔哈朗不过是常常把皇上放在嘴上,就封了个亲王。且待时日,我相信老天自有公断。 如此看来,杜度心中积怨颇深,其不与别人比较而独提济尔哈朗是有深意的。人物评价 爱新觉罗·胤禛:“鸿文焕赫,贲泉壤以增光;宝命辉煌,映松楸而生色。” 《清史稿》:“国初开创,栉风沐雨,以百战定天下,系诸王是庸。”

本文由彩天下平台网址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端华同母弟肃顺,他偕同台吉硕托征讨喀尔喀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