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彩天下平台网址 > 历史人物 > 农民还保留着氾胜之当年推行的区田耕作法,画

农民还保留着氾胜之当年推行的区田耕作法,画

文章作者:历史人物 上传时间:2019-11-21

氾胜之是西汉末期时期著名农学家,他的《氾胜之书》是我国最早的一部农书,被誉为中国古代四大农书之一。氾胜之也因《氾胜之书》闻名于世,他创造了精耕细作的区田法,总结了古代劳动人民的农业生产经验,为我国农业发展做出了贡献,氾胜之也因此广受人民爱戴。人物生平 氾胜之其本姓凡氏,秦乱时避地氾水(故河道流经今山东曹县北部),因改姓氾。汉成帝时为议郎,曾任劝农使者和轻车使者,在都城长安附近指导农业生产,后升任为御史。他总结黄河流域的农业生产经验,创造精耕细作的区田法,另还有溲种法、穗选法、嫁接法等。著有《氾胜之书》共2 卷18 篇。 氾胜之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自幼对农作物生长和栽培就很感兴趣,喜欢研究农业技术,注意搜集、总结家乡农民的生产经验,积累了丰富的农业知识。在汉成帝的时候,氾胜之步入仕途,官居议郎。他受朝廷的遣使,以轻车使者的身份到三辅(即关中平原,今陕西省中部)地区管理农业。在此期间,他深入到农业生产实践中去,认真研究当地的土壤、气候和水利情况,因地制宜地总结、推广各种先进的农业生产技术。经过实地考查,反复试验,他总结推广了新的耕作方法——“区田法”。他把土地分成若干个小区,做成区田。每一块小区,四周打上土埂,中间整平,深挖作区,调和土壤,以增强土壤的保水保肥能力。采用宽幅点播或方形点播法,推行密植,注意中耕灌溉等。区田法的推广和运用,大大提高了关中地区单位面积产量,受到广大农民的欢迎。一直到清朝时,农学家杨屾在关中地区依然提倡这种耕作方法,甚至解放后的陕北地区,农民还保留着氾胜之当年推行的区田耕作法。氾胜之书 《氾胜之书》成书于西汉,一般认为中我国最早的一部农书。《氾胜之书》与北魏贾思勰的《齐民要术》元代王祯的《农书》、明代徐光启的《农政全书》为中国古代四大农书。 《氾胜之书》是西汉晚期的一部重要农学著作。书中记载黄河中游地区耕作原则、作物栽培技术和种子选育等农业生产知识,反映了当时劳动人民的伟大创造。氾书早佚,北魏贾思勰《齐民要术》多所徵引。清人辑佚本以洪颐所辑为优。今人石声汉撰有《氾胜之书今释》、万国鼎撰有《氾胜之书辑释》。氾胜之的贡献 氾胜之对农业科学的贡献是多方面的。他大力推广种子穗选法,要求在田间选择子粒又多又饱满的穗留作种子。他发明推广了“溲种法”(在种子上粘上一层粪壳作为种肥),其原理直至今天还在应用。瓠子是当时三辅地区一种重要的经济作物。但由于瓠既不耐旱又不耐涝,产量一直低而不稳。氾胜之听说有一位农民是种瓠子的行家里手,就亲自登门拜访,同这位农民交上了朋友。他仔细观察研究这位农民的种瓠过程,自己还亲手反复做种植试验。他终于总结出了一套瓠子种植高产技术,即“种瓠法”。用这个新技术栽种的瓠子,个儿长得特别大,一个可抵过去的10个大。 氾胜之虽然身为朝廷命官,但却时时想着农业丰收,惦着百姓的温饱。为了总结推广群众中的新鲜经验,他常常微服出访,走遍了关中平原,虚心向种田好手请教,把群众的种田经验同自己的研究成果结合起来。他对北方的水稻、蚕桑、小麦、瓜果等作物的栽培技术进行了深入的研究,总结推广了种麦法、种瓠法、穗选法、种瓜法、调节稻田水温法、保墒法、桑苗截干法等。农业技术的推广,促进了农业生产的发展,受到了广大农民的尊敬和爱戴。

郭熙字淳夫,平民出身,是北宋著名画家、绘画理论家,被誉为“北宋绘画大师”、“水墨山水宗师”。郭熙师法李成,他的画真实、细致,创造出“卷云皴”的技法,善于营造优美动人的意境,代表作有《早春图》《关山春雪图》《窠石平远图》等。郭熙的山水画技法对后世影响很大,他的绘画和艺术理论在中国画史上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人物生平 郭熙(1023年--约1085年),字淳夫、河阳温县人,北宋绘画大师。神宗熙宁元年奉诏入图画院,初为“艺学”,后任翰林待诏直长。宋神宗赵顼深爱其画,曾“一殿专皆熙作”。王安石变法时新立中书、门下两省和枢密院、玉堂等墙上壁画。皆为其所作。郭熙擅画山水,无师承,早年风格较工巧,后取法李成,画艺大进,到晚年落笔益壮,能自放胸臆 ,炉火纯青。其画论有《林泉高致》,提出高远、深远、平远“三远法”。画山石多用“卷云”或“鬼脸”皴;画树枝如蟹爪下垂,笔势雄健,水墨明洁。传世作品有《早春图》、 《窠石平远图》 ,以及《树色干远图》、《早春图》、《关山春雪图》、《山林图》、《秋山行旅图》、《幽谷图》等。 他擅长山水,出身布衣,好道学,喜游历。善画,初无师承,后在临摹李成山水画中受到启发,笔法大进,亦能自放胸臆,笔势雄健,水墨明洁。画山石多用卷云或鬼脸皴,画树如蟹爪下垂。熙宁(1068年-1077年间)为图画院艺学,后任翰林待诏直长,成为宫廷画院重要成员。于画论方面亦有建树,总结出对四季山水的审美感受及山水构图三远法等。创作活动旺盛的时代正是宋神宗在位的熙宁、元丰间(1068年-1085年),深受神宗的恩宠,有“神宗好熙笔”,“评为天下第一”之说。郭熙的作品 其作品有《奇石寒林图》《古木遥山图》《烟雨图》《晴峦图》《幽谷图》《平远图》等30件。著有画论《林泉高致》,为其子郭思纂集,为中国第一部完整而系统地阐述山水画创作规律的著作。郭熙早春图 《早春图》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为郭熙晚年之作。此图主要景物集中在中轴线上,以全景式高远、平远、深远相结合之构图,表现初春时北方高山大壑的雄伟气势,渲染出画面宁谧而生机勃勃的氛围。为观者营造了“可行”、“可望”、“可游”、“可居”的境界。 这幅画中的建筑具有很高的史料价值,近代很多建筑史的学者,是利用这张画里的建筑把它放大以后去断定宋人是怎么盖房子的。 《早春图》在北宋灭于金后,留在了金朝宫中,被爱好书画的金章宗珍藏。明代初年,被收藏于明代内府。至清代,此图归著名收藏家耿昭忠、阿尔喜普所有,后归入清宫,并得以流传至今。人物评价 神宗赵顼曾把秘阁所藏名画令其详定品目,郭熙由此得以遍览历朝名画,“兼收并览”终于自成一家,成为北宋后期山水画巨匠,与李成并称“李郭”,与荆浩、关仝、董源、巨然并称五代北宋间山水画大师。郭还精画理,提倡画家要博取前人创作经验并仔细观察大自然,他观察四季山水,有“春山淡冶如笑,夏山苍翠如滴,秋山明净如妆,冬山惨淡如睡”之感受,在山水取景构图上,创“高远、深远、平远”之“三远”构图法。苏东坡在《题郭熙秋山平远图》诗中感慨道:“木落骚人已怨秋,不堪平远发诗愁。”

固伦端敏公主是顺治皇帝的养女,生父简亲王济度、生母为嫡福晋科尔沁博尔吉吉特氏。公主出生后不久就成了顺治的养女,初封和硕端敏公主,17岁下嫁博尔济吉特·班第。公主嚣张跋扈、我行我素,连康熙帝都不喜欢她,但唯有雍正帝与她关系很好。所以,雍正帝登基后就晋封她为固伦端敏公主,可以说走上了人生巅峰。人物生平 荣升皇帝养女 顺治十年六月十三日的清晨,端敏公主出生在朝阳门外大木仓胡同的郑亲王府邸内,虽然在此之前,济度已经有了两个女儿,但端敏却是他嫡出的第一个子女。 就在端敏出生四个月后,皇宫里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中宫皇后被废了。即蒙古科尔沁卓礼克图亲王家的格格,也就是顺治帝的亲表姐。由于这门婚事最初是多尔衮的主意,加上皇后的性格与顺治格格不入,大婚以来二人一直冲突不断。顺治在默默挣扎了三年后,终于力排众议,毅然决然的废掉了这位皇后。 然而,如愿以偿的皇帝却并没能高兴多久,国家利益和满蒙联姻的大局势压制着他,使他仍旧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册立继任的中宫。半年之后,在孝庄太后的主持下,又为坤宁宫从科尔沁草原迎回来了一位博尔济吉特氏的新主子,也就是历史上的孝惠章皇后。 孝惠皇后的父亲绰尔济是科尔沁多罗贝勒,祖父察罕则是孝庄太后的同胞哥哥。按辈分算起来,她实际上比顺治要小上一辈,不过那个时候满蒙之间的政治联姻往往并不在乎什么亲缘辈分问题。就这样,年仅14岁的孝惠皇后从蒙古草原来到了紫禁城。 新皇后没能讨得顺治皇帝的欢心,他的注意力已经完全集中在一个了有夫之妇身上,这个女人,就是后来的董鄂妃。董鄂妃进宫,使得原本就对皇后十分冷淡的顺治更加疏远了她,十几岁的小皇后实际上是过着一种守活寡般的日子。 由于顺治膝下的子嗣比较单薄,女儿更少得可怜,因此他不断的收养一些王公贵戚的女儿做养女,一则可以显示皇帝恩宠,另一则还可以为将来与蒙古的婚媾联姻未雨绸缪。整个顺治朝,一共有三位亲王之女被选入宫中,她们是承泽亲王的女儿、安亲王的女儿和简亲王的女儿。 至于端敏公主为什么会被选中为皇帝养女,除了父亲的地位之外,倒还有另一层原故——端敏公主的生母、简亲王的嫡福晋博尔济吉特氏是孝惠皇后一母同胞的亲姐姐。简福晋早妹妹两年嫁到京城,成为济度的妻子。这层亲密的关系使得她生下的女儿会被带入宫中,成为了皇后的养女。如此安排,也算是皇太后和皇帝给予无宠无子的孝惠皇后的一点安慰吧。 就这样,端敏这个亲王府的格格成为了皇帝的养女,开始了她的公主生涯。 早早被定婚事 入宫后的端敏一直跟随在养母兼姨母的孝惠皇后身边,相近的血缘使她们有着比别人更加亲昵的感情,而孝惠皇后对这个唯一的“女儿”也是爱宠有加。即便没有皇帝的垂青,孝惠终究还是中宫皇后,这份尊荣同样的影响着年幼的端敏公主。 在端敏公主的脑海里,嫡庶之别、尊卑之分的观念十分深固,这与她本人的身世也有着很大的关系。父母全都出身高贵,不论是生母还是养母又都是嫡妻正室,端敏的血统可谓是正的不能再正了。自小受尽父母的宠爱,入宫又得到皇后的庇护,傲慢、刁蛮的种子就这样在端敏的心中渐渐的发了芽。 顺治十六年十一月,科尔沁王公按照班次进京陛见。在这场骨肉大团圆中,端敏的终身大事被决定了。领班入京的是孝庄太后一母同胞的四位兄长中最小的一个——科尔沁左翼中旗的掌旗扎萨克多罗达尔汉郡王(后晋和硕达尔汉亲王)满珠习礼。 说起来,这位科尔沁郡王的身份实在很特殊,他的女儿是顺治皇帝的悼妃,过世的前妻是皇太极收养的世袭克勤郡王岳托的女儿。所以,他既是太后的哥哥,又是皇帝的岳父,还是先皇的女婿。与皇家错综复杂的姻亲关系和嫡子的出身都令满珠习礼有着比科尔沁其他王公更加尊崇的地位,而孝庄对这个一母同胞的哥哥也是礼遇有加。一心维系满蒙联姻关系的太后便在这时,将年仅7岁的端敏公主许配给了满珠习礼同样年幼的长孙班第。从此,端敏亲上加亲的成为了科尔沁人的媳妇。 公主下嫁 时光飞逝,转眼到了康熙九年。在这十多年中,端敏身边的人和事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先是顺治十七年父亲济度去世;接着几个月后养父顺治去世;又两年生母去世;康熙四年未来的祖老爷满珠习礼亲王去世;康熙八年未来的公公和塔亲王去世。渐渐长成的端敏公主几乎失去了所有关系亲密的长辈,她的身边,只剩下始终疼爱她的养母孝惠皇后和祖母孝庄太后。 其实对于端敏来说,这些平时接触不多的长辈离世倒也不怎么难接受,反而最令她遭受打击的是弟弟德塞的死。 端敏公主的母亲一生为简亲王诞育了两个孩子,一个是端敏公主,另一个是小端敏一岁的德塞世子。在端敏眼中,尽管父亲有十二个子女,可唯一一个被端敏视作骨肉的只有这个与她一母同胞的弟弟。 作为嫡福晋的女儿,端敏在家时已经是个娇生惯养的宝贝丫头,直到入了宫,她更成为整个简亲王府的骄傲。处处高人一等的端敏十分看不起那些庶出的兄弟姐妹,更何况这些人中,除了她的大姐和四妹是侧福晋所出,其余的子女全都是庶福晋的孩子。要知道在那个年月,庶福晋实际上就是没有得到任何封号的小妾,有的甚至可能只是通房丫头而已。对于她们生的子女,端敏向来不会放在眼里,他们母亲低微的出身始终令端敏如鲠在喉。 身在皇宫中的端敏原本并未以这些“手足”为念,因为她有个亲弟弟德塞,嫡子的身份注定他会继承父亲的王爵。整个简亲王府也迟早还是属于正房这一支,端敏对此高枕无忧。 果然,顺治十七年济度死后,时年七岁的德塞顺利继承王位,成为新一代的简亲王,一切似乎都在意料轨道上行进。可是万没有想到的是,康熙九年三月二十二日,十七岁的德塞因病去世了。这个消息仿佛晴天霹雳般震惊了端敏公主,至此,她在父母双亡后又失去了她心中承认的最后一个亲人。更令人担忧的是,德塞虽然娶了亲,但没有留下一儿半女,简亲王爵霎时间在正房支脉上悬空了。 然而王府的香火是不能断绝的,朝廷要做的就是在济度的另外三个儿子(第四子穆济衲顺治十六年三月夭折)中选出一位新的继承人。最后,次子喇布成为了第四任的简亲王。 对于端敏而言,不管新的继任者是谁都没有什么意义,因为那些人都不是她的同母兄弟。在端敏看来,仿佛他们任何一个继承了王爵,简亲王府都不再跟她有任何关系了。这种感觉,就像是家财被别人堂而皇之的霸占了,而且还是你一向最看不起的下等人。端敏不禁对这样的结果嗤之以鼻,但却无可奈何。康熙九年九月,就在喇布成为简府新主人的同一时刻,端敏以和硕公主的身份踏上了去往科尔沁的婚车。 端敏的下嫁无疑对科尔沁又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在西辽河北面的伊克唐噶里克,一座崭新的公主府岿然落成,这是专门为迎接端敏公主而建造的,她将在这里度过往后长达六十年的和亲生涯。 亲王福晋 由于端敏的生母、养母、养祖母都是蒙古人,蒙古的语言、习俗和生活习惯对她来说全然不会陌生,这让端敏在出嫁后很快便适应了夫家的新环境,对于她来说,婚前婚后唯一的区别就是从北京的紫禁城搬进了科尔沁的公主府。 端敏下嫁第二年,她的丈夫班第承袭了达尔汉亲王的爵位,端敏公主也俨然成为了科尔沁左翼中旗的当家人。在府中,公主的身份确定了她至高的地位,没有长辈的制约,端敏公主在家里从来是说一不二的。不只是自己家里,她的权势触角几乎蔓延到整个王旗中。 渐渐的,端敏飞扬跋扈的作风引起了许多亲戚的不满,可是碍于她的身份,没人敢当面表现出来,更没人敢过问。于是乎,端敏公主就这样在科尔沁过着她唯我独尊的生活。 康熙二十年,简亲王喇布去世了,他的同胞弟弟雅布继承了爵位。这个消息到了端敏耳中,引起了她极大的反感。 话说喇布和雅布的母亲是济度的庶福晋杭氏,这个女人在济度的妻妾中虽然位份不高,却是相当得宠的一个。而且有意思的是,她每次生孩子都会比嫡福晋博尔济吉特氏早两个月。端敏出生前的两个月,杭氏生下了济度的第二个女儿;德塞出生前的两个月,杭氏又生下了济度的第二个儿子喇布。不过之后的几年中,嫡福晋再无所出,反而是杭氏又在顺治十五年生下了济度的儿子雅布。 可想而知,端敏的母亲面对这样一个无名无份、出身远远不如自己,却次次都抢先在前面的小妾会是怎样的一种厌恶的感情。而这种感情必然也影响了年幼的端敏,令她直接迁怒到杭氏所生的子女身上。 曾经有这样一个传说,有一年,端敏公主回京省亲,雅布的福晋西林觉罗氏来府上给她请安,结果生生被端敏公主晾在门房里大半天,最终也没见她的面。这位福晋委屈极了,跑回家跟丈夫哭诉,雅布安慰她说,端敏公主生就傲慢骄横,任谁都招惹不起,所以以后不要再上门去触霉头了。由此可见姐弟二人的关系相当恶劣,甚至到了连表面功夫都不屑维持的地步。 除了雅布这个弟弟之外,端敏跟另一个弟弟同样合不来,这就是小她一岁的康熙皇帝。尽管端敏没有直接跟康熙发生冲突(康熙登基前有没有就不得而知了),但面对她的刁蛮性格,康熙皇帝总是一百个看不惯。虽然碍于姐弟的情分不好当众翻脸,可是康熙还是有办法表露出自己的不满。 康熙三十一年十月二十四,皇帝为一些下嫁的公主按照贝勒品级设置护卫长史。其中包括了女儿纯禧公主、荣宪公主、端静公主,以及姑姑淑慧公主,在这批名单中,单单就漏掉了端敏公主。换句话说,在当时还在世、并且出嫁了的公主中,独独就没有端敏公主的份。其中缘由,可见一斑。 六旬寡妇 康熙四十九年,端敏的丈夫班第亲王去世了,她的儿子罗卜藏衮布继承了达尔汉亲王的爵位。此时的端敏公主已经是年近六旬的老妇,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她那种飞扬跋扈、不可一世的性格却并没有丝毫改变,与众人之间的矛盾也没能有所缓和。 康熙五十六年,简亲王雅尔江阿给康熙皇帝上了一道奏折,奏折的内容大概是,康熙要为雅尔江阿的女儿指婚,雅尔江阿对此十分的感激,但是唯一的请求是,不要把姑娘许配给端敏公主的儿子策旺多尔济。因为端敏公主与雅布之间不和已久,如果再把女儿嫁到她们家,则会令雅尔江阿十分为难。 从这份奏折中看出,端敏与弟弟雅布的矛盾已经不是普通的小打小闹了,以至于雅布死了,他的儿子还是不敢把女儿嫁到公主家,甚至不惜直接上疏给皇帝知晓。至于康熙皇帝,显然也是站在雅尔江阿的一边,他在朱批中回复说:朕对这件事情深知不已,你的要求朕记着了。 原本康熙这样批复已经是很完满了,可他偏偏又在后面加上了一句:端敏公主性情乖张暴戾,不光是你的父亲,她跟所有人都不和。 老实说,这实在是很严厉的评语,但也确实点出了端敏公主平日里的为人。只不过康熙说的不完全对,端敏虽然跟诸多人不和,却偏偏跟一个人合得来,那就是皇四子胤禛,也就是后来的雍正皇帝。 人生顶峰 端敏选择与胤禛亲近,既不是因为二人有深厚的感情基础,也不是因为她有超凡的政治头脑,而是因为一贯的骄傲和小心眼儿会自然而然的让端敏站在与她有矛盾的兄弟、侄子的对立面上。说到这儿,我们就不得不再提一提上文说到过的那位简亲王雅尔江阿了。 我们知道,雅尔江阿的父亲是雅布。雅布在做亲王时,为人忠实勤勉,很得康熙皇帝的赞赏,而雅尔江阿与康熙的关系更是非常亲密。在雅尔江阿给康熙皇帝的书信奏折中,均同皇子一样直称康熙为“皇父”,可见康熙对这个侄子的看重。 雅尔江阿继承了父亲的爵位,同时也接替父亲管理内务府事务。这位王爷虽然同雅布一样忠厚,可却是个耳活面软、心无主见的人物,因此在公事上总是糊里糊涂弄出了许多疏漏。不过康熙皇帝并没对雅尔江阿的错漏采取严厉的惩罚,而是以长辈的身份对他进行了谆谆的教诲,末了还说道:我如果不训斥你,万一你因为疏忽丢掉了王爵,那谁又能为你惋惜呢?康熙的这番话说的既实在又中肯,与雅尔江阿之间家人父子的亲情跃然而现。 就是这位被康熙所喜爱的简亲王,却被雍正皇帝削掉了亲王的爵位,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在雅尔江阿的人际关系中,有个很重要的人物叫做苏努(广略贝勒褚英的曾孙)。苏努和雅尔江阿在康朝同掌内务府事宜,两人的关系也因此非常密切。苏努此人也许有朋友听说过,他是八阿哥允禩的羽翼,后来因党附允禩的罪名而遭到革黜宗室的严厉惩罚。雅尔江阿既与苏努走得近,同样也跟允禩走得近,所以他很自然地成为了雍正皇帝的十分忌讳的人之一。 雍正四年是个极为敏感的年份,在这一年中,雍正皇帝将过去曾经参与夺嫡的几位皇子先后进行了清算。其中包括八阿哥允禩、九阿哥允禟、十四阿哥允禵等人,这些皇子或黜或禁,同时还牵连了很多宗室子弟。雅尔江阿就是其中之一。 雍正四年二月,就在允禩遭到圈禁不久,雅尔江阿也被革掉了爵位。尽管雍正将处置雅尔江阿的前因后果罗列了一大堆,但明眼人很容易就能看出,雅尔江阿被废的真正原因就是那句:“将朕所交事件漫不经心,专惧允禩、苏努等悖逆之徒。” 说白了,雅尔江阿的获罪就是因为他与允禩的特殊关系。而一向与雅尔江阿不对版的端敏公主自然不会站到八爷党的一边。事实证明,端敏的选择是非常正确的,不但保住了她原有的地位,甚至还给她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更大收获。 雍正元年二月,雍正皇帝下旨称:“端敏公主及大公主、四公主俱是内里公主,朕先前因未满百日,不曾下旨,今端敏公主、大公主、四公主俱著封为固伦公主。”先前某飘曾猜测二公主和九公主未被晋封是因为她们与八阿哥和九阿哥之间的姻亲关系。反过来看,端敏公主之所以会被晋封,恐怕就是得益于雍正皇帝间的亲近和对雍正政敌的疏远了。“内里公主”四个字,或许当是如此解释。就这样,在简王府被政治风暴席卷的七零八落的时候,出身王府的端敏公主却一路向上,达到了人生的辉煌顶峰。 雍正七年五月十八日,七十七岁的端敏公主去世了,终于走完了她骄纵贵重的一生。固伦端敏公主的子女 康熙四十九年,端敏的丈夫班第亲王去世了,她的儿子罗卜藏衮布继承了达尔汉亲王的爵位。雍正为什么喜欢固伦端敏公主 端敏虽然跟诸多人不和,却偏偏跟一个人合得来,那就是皇四子胤禛,也就是后来的雍正皇帝。 端敏选择与胤禛亲近,既不是因为二人有深厚的感情基础,也不是因为她有超凡的政治头脑,而是因为一贯的骄傲和小心眼儿会自然而然的让端敏站在与她有矛盾的兄弟、侄子的对立面上。 说白了,雅尔江阿的获罪就是因为他与允禩的特殊关系。而一向与雅尔江阿不对版的端敏公主自然不会站到八爷党的一边。事实证明,端敏的选择是非常正确的,不但保住了她原有的地位,甚至还给她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更大收获。 雍正元年二月,雍正皇帝下旨称:“端敏公主及大公主、四公主俱是内里公主,朕先前因未满百日,不曾下旨,今端敏公主、大公主、四公主俱著封为固伦公主。”先前某飘曾猜测二公主和九公主未被晋封是因为她们与八阿哥和九阿哥之间的姻亲关系。反过来看,端敏公主之所以会被晋封,恐怕就是得益于雍正皇帝间的亲近和对雍正政敌的疏远了。“内里公主”四个字,或许当是如此解释。就这样,在简王府被政治风暴席卷的七零八落的时候,出身王府的端敏公主却一路向上,达到了人生的辉煌顶峰。

固伦纯禧公主是康熙皇帝的养女,恭亲王常宁和庶福晋晋氏之女,一出生就被养在宫中。康熙二十九年,年仅20岁的她被封为和硕纯禧公主,同年下嫁科尔沁部博尔济吉特氏班第,雍正登基后晋封为固伦纯禧公主。雍正四年,额驸班第逝世,公主居住在京师,于乾隆六年逝世,时年70岁。人物生平 固伦纯禧公主(1671-1741),康熙帝之弟恭亲王常宁长女,母庶福晋晋氏,康熙十年十月二十八生,抚养宫中,为康熙帝养女,依照年龄排行为大公主。康熙二十九年时年20岁,封为和硕纯禧公主,嫁给蒙古科尔沁部台吉博尔济吉特氏班第。雍正元年二月晋封固伦纯禧公主,班第卒后,居京师。乾隆六年辛酉病笃归旗,十二月初七日去世,时年70岁。葬于通榆兴隆山,但是在1947年不幸被毁,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固伦纯禧公主的父亲 固伦纯禧公主的养父是康熙帝,生父为康熙的弟弟恭亲王爱新觉罗·常宁。 常宁是顺治帝第五子,生母为庶妃陈氏,康熙十年封为和硕恭亲王。康熙二十九年,在康熙亲征噶尔丹的战争中,任安北大将军,率领右翼军出征。康熙四十二年六月初七日去世,享年47岁。固伦纯禧公主嫁丈夫 公主20岁时被封为和硕纯禧公主,嫁给蒙古科尔沁部台吉博尔济吉特氏班第。雍正元年晋封固伦纯禧公主。 班第,系科尔沁郡王奇他持之从孙,一等台吉。累官内大臣、都统、右翼前锋统领。康熙三十一年即公主嫁后的第三年,为其设护卫长史,视贝勒制。雍正四年六月初九日卒。班第卒后,固伦纯禧公主居京师。

本文由彩天下平台网址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农民还保留着氾胜之当年推行的区田耕作法,画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