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彩天下平台网址 > 神话传说 > 阿喀琉斯在军营里看看外面战船上火光冲天,赫

阿喀琉斯在军营里看看外面战船上火光冲天,赫

文章作者:神话传说 上传时间:2019-09-25

当埃阿斯站在船上进行生死搏斗的时候,帕特洛克罗斯急忙去找他的 朋友阿喀琉斯。他一走进朋友的营房,就泪流不止。珀琉斯的儿子同情地望 着他,说:“帕特洛克罗斯,你哭得像个小姑娘一样。难道从夫茨阿传来了 什么坏消息吗?我知道你的父亲墨涅提俄斯还健在,我的父亲珀琉斯也健 在!或者你是悲叹亚各斯人的命运?他们的悲剧完全是自己造成的。总之, 你有什么心事,爽直地告诉我吧。” 帕特洛克罗斯叹了一口气,终于说道:“高贵的英雄,请你别生气,恕 我直言!的确如你所料,希腊人的不幸如同巨石一样,沉重地压在我的心上! 最勇敢的那些人或被射伤,或被刺伤,全躺在战船里不能动弹。狄俄墨得斯、 奥德修斯和阿伽门农都受了枪伤;欧律帕洛斯也被箭射中了大腿。他们都在 接受治疗,不能直接参战。而你又不愿和解。你的父母不是珀琉斯和忒提斯 ——凡人和女神,想必你是阴沉的大海或是坚硬的顽石所生的,所以你的心 肠如此冷酷!好吧,如果是你母亲的话或者诸神的命令让你不能参加战斗, 那么至少应该让我和你的战士们前去帮助希腊人。把你的铠甲借给我穿上, 如果特洛伊人看见我以为是你,也许他们会吓一跳。我希望以此让丹内阿人 获得重整队伍的时间!” 阿喀琉斯听了这话,冷冷地回答说:“既不是母亲的话,也不是神衹的 命令阻止我参加战斗。我内心忍受着煎熬和痛苦,那是因为有一个希腊人竟 敢藐视我,竟敢夺走属于我的战利品。但我从来没有准备永远怀恨在心,并 且从一开始就下定决心,等到战争逼近战船时,将会采取必要的行动。但我 现在还无意亲自参战,不过,你可以穿上我的铠甲,率领我的士兵前去作战。 你应该全力以赴地把特洛伊人从战船上赶走。只有一个人,你不能和他作战, 那就是赫克托耳。你还得当心,千万不要落在一位神衹的手里。你要明白, 阿波罗是爱我们的敌人的!你在救出战船后必须马上回来,让其余的人留在 战船上厮杀吧!我希望所有的丹内阿人都毁灭,只剩下我们两个人,让我们 亲自去征服特洛伊城!” 当他们谈话时,战船附近的厮杀越来越激烈,埃阿斯开始喘息起来。 敌人的箭和矛射在他的战盔上丁当作响。他那扛着大盾的肩膀已经感到麻木 了。埃阿斯浑身淌着汗,但他不能休息。赫克托耳挥起剑,把他的矛尖砍落 在地上,这时,埃阿斯意识到,神衹在与希腊人作对,他绝望地后退。赫克 托耳乘机往船上扔了一个大火把。一会儿,船尾就燃起了熊熊的火焰。 阿喀琉斯在营房里看到外面战船上火光冲天,心里感到一阵痛苦。 “啊,帕特洛克罗斯,”他喊道,“你快去,别让敌人夺走我们的战船,切断 我们的回乡之路!我亲自去召集我的士兵!”帕特洛克罗斯听了很高兴,他 急忙束起阿喀琉斯的胫甲,在胸前系上色彩绚烂的护甲,肩上背着利剑,头 上戴着飘拂着马鬃盔饰的战盔,左手执盾,右手提了两根结实的长矛。他当 然希望借用朋友阿喀琉斯的长矛,那是用帖撒利的佩利翁山上的一棵梣树削 成的。当年,半人半马的肯陶洛斯人喀戎训练珀琉斯时,把这根长矛赠给珀 琉斯,后来传到阿喀琉斯手上。长矛又粗又沉,没有其他的英雄能舞得动。 现在帕特洛克罗斯吩咐他的朋友和御手奥托墨冬套上神马珊托斯和巴利俄 斯,它们是妇人鸟波达尔革和西风神所生的神马。奥托墨冬还套上追风马佩 达索斯,那是阿喀琉斯从神秘的底比斯城带回来的战利品。阿喀琉斯亲自召 集由弥尔弥杜纳人组成的一支军队,每船出五十人,一共有五十条战船。这 支军队的五位首领是:孟斯提俄斯,这是河神斯佩尔锡俄斯和珀琉斯的美丽 的女儿波吕多拉所生的儿子;赫耳墨斯和波吕墨勒的儿子奥宇多洛斯;迈玛 洛斯的儿子珀珊德洛斯,这是仅次于帕特洛克罗斯的最英勇的战士;最后是 双鬓斑白的福尼克斯和拉厄耳忒斯的儿子阿尔喀墨冬。 他们出发时,阿喀琉斯大声地告诫他们:“弥尔弥杜纳的战士们,你们 不要忘记,你们在过去曾经多次威胁过特洛伊人,你们还责备我不该愤怒, 使你们不能参加战斗。现在,你们渴望的时刻终于来到了。勇敢地战斗吧!” 说完,他走进营房,从母亲忒提斯亲自放在船上的箱子里取出一只精制的酒 杯。箱子里还放着紧身衣、锦被、外衣和其他珍宝。阿喀琉斯的这只酒杯除 他以外无人动用过。此外,阿喀琉斯还用它盛酒,只为宙斯举行灌礼。现在, 他走到门外,浇酒在地,向宙斯举行灌礼,并祈祷宙斯保佑希腊人取得胜利, 让他的朋友帕特洛克罗斯平安回来。宙斯听到了他的祈祷,同意了他的第一 个请求,对第二个请求却面有难色地摇了摇了头。但这些表情阿喀琉斯却无 法看到。他回到营房里,收好酒杯,然后出来观看这场血腥的战斗。 帕特洛克罗斯率领弥尔弥杜纳人像蜂群一样涌向战场。特洛伊人看到 他扑了过来,都恐惧得发颤,阵容顿时大乱,因为他们以为阿喀琉斯来了。 帕特洛克罗斯乘着特洛伊人心怀恐惧的时候,抖动着寒光闪闪的长矛,向密 集的敌人掷了过去。珀奥尼亚人皮赖克墨斯被一枪刺穿右肩,踉跄着仰面倒 下。珀奥尼亚人惊叫着四散逃走。帕特洛克罗斯将火扑灭,那条战船只烧毁 了一半。现在特洛伊人惊慌地逃跑,他们被丹内阿人赶进战船间的巷道中。 随后丹内阿人又追了进来,但特洛伊人很快就镇定下来。希腊人只得徒步作 战,双方扭成一团。帕特洛克罗斯用投枪射中阿瑞吕科斯的大腿;墨涅拉俄 斯挥枪刺中托阿斯的胸口;菲洛宇斯的儿子梅革斯杀伤安菲克罗斯的面颊; 涅斯托耳的儿子安提罗科斯刺中阿蒂姆尼俄斯的臀部。 玛里斯看到他的兄弟阿蒂姆尼俄斯被刺死在地上,顿时怒不可遏,直

特洛伊人一直逃到他们的战车附近才停下来。这时,躺在爱达山顶上 的宙斯也醒了过来,他从赫拉的怀里抬起头来。突然,他一跃而起,立即看 到了下面战场上的景象:特洛伊人在逃跑,希腊人在追击。他在希腊人的队 伍中认出了自己的兄弟波塞冬。他又看到赫克托耳的战车正在走回去,他受 了重伤,大口地吐着鲜血,呼吸非常困难。这人类和神衹之父满怀同情地看 着赫克托耳,然后回过头来看着赫拉,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奸诈的女骗子,” 宙斯威胁地说,“你干了什么事呀?你难道不害怕吗?你难道忘了当年唆使 风神反对我的儿子赫拉克勒斯受到的惩罚吗?你的双脚缚在铁砧上,双手用 金链捆绑着,被吊在半空中示众,奥林匹斯圣山上所有的神衹都不敢走近你。 难道你忘掉了这些惩罚,再也想不起来了吗?难道你还想第二次受到这番惩 罚吗?” 赫拉默不作声,过了一会儿,她才开口说:“天和地,斯提克斯的河水 都可以为我作证,波塞冬并不是因为我的命令才反对特洛伊人的。他如果真 的来征求我的意见,我一定会劝他服从你的命令的。” 宙斯听了她的话,脸色又变得和悦了,因为赫拉藏在身上的阿佛洛狄 忒的爱情宝带正在起作用。过了一会,宙斯温和地说:“如果你和我的意见 一致,那么波塞冬很快就会同意并支持我们的立场。如果你真心诚意的话, 那就去叫伊里斯给波塞冬捎信,请他离开战场回宫殿去。叫福玻斯; 阿波罗快去治愈赫克托耳的伤,给他增添新的力量!” 赫拉惊得脸色都变了,不得不离开了爱达山峰,来到奥林匹斯圣山, 走进诸神正在用餐的大厅。神衹们恭敬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向她举杯进酒。 她接过女神忒弥斯的酒杯,美美地喝了一口酒,然后告诉他们宙斯的命令。 阿波罗和伊里斯急忙遵命离去。伊里斯飞到混乱的战场上。波塞冬听到他哥 哥的命令,心中很不高兴。“这是没有道理的,因为我跟他平起平坐,不相 上下。当年抽签划分权力,我抽中的一份是掌管蓝色的海洋,哈得斯主管黑 暗的地狱,宙斯主管辉煌的天空。但大地则为我们共同管理!” “我能把你这些话如实转告万神之父吗?”伊里斯迟疑地问他。 海神波塞冬思考了一会,大声抱怨说:“好吧,我走!但是,宙斯必须 明白:他如果反对我,反对保护希腊人的奥林匹斯的神衹,并拒绝作出毁灭 特洛伊的决定,那么在我们之间一定会燃起不可和解的怒火!”说着他转身 离去,很快便沉入了海底。 宙斯派他的儿子福玻斯;阿波罗来到赫克托耳身边。阿波罗看 到赫克托耳已不再躺在地上,而是坐了起来,原来宙斯已经给了他力量,使 他苏醒过来。赫克托耳感到身上不再冒冷汗,呼吸也顺畅多了,四肢也可以 活动了。当阿波罗满怀同情地走到他的面前时,他悲伤地抬起头说:“仁慈 的神衹啊,你对我这么关心,来看望我,你究竟是谁呀?你是否听说,英勇 的埃阿斯用一块巨石击中我的胸部,阻止我取得战争的胜利?我原以为逃不 过厄运,今天就会去地府见冥王哈得斯了!”“请放心吧!”阿波罗回答说,“我 是宙斯的儿子福玻斯,是他派我来保护你,就像我从前帮助你一样。我要挥 舞手上的宝剑,为你开路。你登上自己的战车吧,我帮你把希腊人赶入大海!” 赫克托耳听完阿波罗的话,马上跳起来,跃上战车。希腊人看到赫克 托耳飞一般扑了过来,顿时吓得呆住了。最先看到赫克托耳的是埃托利亚人 托阿斯,他即刻将他看到的告诉那些王子。“天哪,真是出了奇迹。”他大声 叫道,“我们都亲眼看到赫克托耳被忒拉蒙的儿子用巨石击倒,但他现在又 站了起来,驾着战车冲了过来。这一定是宙斯在援助他!你们快听我的劝告, 命令部队都退回战船,让最勇敢的人跟我们在这里抵挡他的进攻。” 英雄们听从他明智的劝告。他们召唤最勇敢的战士们,迅速聚集在两 位埃阿斯、伊多墨纽斯、迈里俄纳斯和透克洛斯的周围。其余的士兵们则在 他们的掩护下撤退到战船上。同时特洛伊人以密集的队伍冲了过来。赫克托 耳高高地站在战车上,率领士兵们前进。阿波罗隐身在云雾中,手持可怕的 盾牌,指引赫克托耳勇往直前。希腊英雄们严阵以待,双方高声呐喊。不一 会儿,投枪纷飞,弓弦作响,在短兵相接中,特洛伊人箭不虚发,因为福玻 斯;阿波罗始终跟他们在一起。只要他挥舞金盾,在云中咆啸,希腊 人就吓得心惊胆战,束手无策,不知如何防卫。 赫克托耳大显身手,首先打死了俾俄喜阿人的国王斯提希俄斯,然后 又刺死梅纳斯透斯的忠实朋友阿尔刻西拉俄斯;埃涅阿斯杀死雅典人伊阿索 斯和洛克里斯人埃阿斯的异母兄弟墨冬,缴下他们的武器和铠甲。墨喀斯透 斯在波吕达玛斯的手下丧命。波吕忒斯杀死厄喀俄斯,克洛尼俄斯被阿革诺 耳刺死。得伊俄科斯正从阵地上逃跑,被帕里斯用枪投中,枪从后背直透前 胸。正当特洛伊人忙于剥取阵亡将士的铠甲时,希腊人乱作一团,向壕沟和 寨栅溃逃,有些已经退到了围墙后面。这时,赫克托耳大声鼓励特洛伊人: “放下那些穿着铠甲的尸体,快去抢占战船!”他叫喊着,驾着战车朝壕沟 奔去,特洛伊的英雄们都驾着战车跟了上来。 阿波罗站在壕沟的中间,抬起充满神力的脚,猛踩战壕边上松动的地 方,沟土哗的一声塌了下去,铺成一条通道。太阳神首先从通道上跨过壕沟, 用金盾推倒希腊人的围墙。希腊人逃入战船之间的巷道中,高举双手向神衹 祈祷。当涅斯托耳祈祷时,宙斯深表同情,用慈悲的雷声回答他。特洛伊人

外面的战斗正在激烈进行,武器碰撞,丁当作响,年老的涅斯托耳却 安静地坐在营房里,并用酒招待受伤的医生马哈翁。战争的呼喊声越来越近, 涅斯托耳把客人交给女仆赫卡墨得,并叫她给他准备温水洗浴。然后他拿起 长矛和盾牌走出营帐。他看到战斗发生了不祥的变化,正在犹豫着,是去投 入战斗,还是去找大统帅阿伽门农商量。这时,阿伽门农却带着奥德修斯和 狄俄墨得斯从海边的战船上走了过来。他们出来观察战局的情况,他们都受 了伤,并不准备直接投入战斗。三人心事重重地走近涅斯托耳,和他商讨战 争的局势。最后,阿伽门农说:“朋友们,我没有办法了。我们花费了许多 精力辛辛苦苦挖掘的壕沟和建造的围墙都不能保护战船,敌人已进入了我们 的腹地。也许我们不主动撤离,宙斯会让我们在这里毁灭,让希腊人蒙受耻 辱。因此,我们应该把离海最近的战船拖下水,并且期待黑夜的到来。如果 特洛伊人撤退回城,那么我们又可以把其他的船也拖下水,连夜启航回去。” 奥德修斯听到这个建议很不高兴,他说:“阿特柔斯的儿子,你实在不 配当勇士们的统帅,只能当胆小鬼的首领。战斗正在进行,你却想把战船开 走,这不是会降低士气吗?这一来希腊人都会在战场上投降。” “不,”阿伽门农回答说,“我并不是拒绝倾听别人的建议! 如果有人有更好的办法,我愿意收回我的建议。”“最好的办法,”狄俄 墨得斯大声说,“那就是我们回去战斗。即使我们受伤不能拼搏厮杀,也要 作为真正的军事首领鼓舞作战的士兵”。 波塞冬听到他们的讲话大为高兴。他变成一个老兵向他们走来,握住 阿伽门农的手说:“阿喀琉斯袖手旁观,忍心让希腊人遭受失败而不援助, 真是可耻!不过,你们请放心,神衹并不恨你们,你们不久就会看到特洛伊 人逃跑时飞扬的灰尘!”说完,他冲上战场,一面跑,一面大声呼喊,犹如 千军万马在呼喊,使得希腊的英雄们又充满了勇气和信心。 赫拉也在奥林匹斯圣山上观战。她看到宙斯的兄弟波塞冬介入战争, 扭转了战局,心里也跃跃欲试。可是当她看到坐在爱达山上的宙斯时,心里 又升起一股怒火。她想用个方法骗他,转移他对战争的关注。突然,她想出 一个好主意,便即刻到他儿子赫淮斯托斯为她特意建造的密室去。密室的大 门装了其他神衹无法打开的多重门闩。赫拉关好门,在室内沐浴,用神衹油 膏涂抹娇美的胴体,梳理发亮的金发,穿上雅典娜给她制做的精致而华丽的 锦袍,在胸前簪上金光闪闪的别针,在腰上围了一根珠光璀灿的腰带,耳朵 上戴着珍贵的宝石耳坠,最后她罩上极其轻柔的面纱,在脚上穿着一双美丽 的绊鞋。她就这样光彩照人地离开了密室,款款地来到爱情女神阿佛洛狄忒 的面前。 “你别恨我,亲爱的女儿,”她温柔地说,“因为你保护特洛伊人,而我 却保护希腊人。请你千万别拒绝我的请求。请把你那条可以迷惑人类和神衹 的奇异的爱情宝带借给我吧,因为我要前往大地的极边去看看我的养父母俄 刻阿诺斯和忒提斯,他们一直不和睦。我想劝他们相互谅解,因此你的宝带 对我很有用。” 阿佛洛狄忒看不透这是一场骗局,她毫不猜疑地答应了她。“母亲,你 是万神之王的妻子,拒绝你的请求那是不应该的。”说着她从腰间解下了具 有迷人魔力的宝带。“拿去吧!”她说,“你一定会成功的,到时再还给我。” 神后带上宝物来到遥远的色雷斯岛,她径直走进睡神斯拉芙的住宅, 请求他在当天夜晚把万神之父宙斯送入梦乡。睡神听到这话吓了一跳,因为 他还记得上次听从赫拉的命令,诱使宙斯入睡的事情。那时正是大英雄赫拉 克勒斯远征特洛伊归来,而他的敌人赫拉却想把他打发到科斯岛去。等到宙 斯从梦中醒来,明白自己受了欺骗时,他把诸神全都召到他的宫殿里。斯拉 芙如果不是匆忙躲入夜神的怀抱里,他就一定难逃厄运了。幸亏夜神帮了大 忙,因为夜神对神衹和凡人都有约束力。睡神想到这里仍然心有余悸,但赫 拉安慰他。“你想到哪里去了,你以为宙斯爱特洛伊人如同他爱儿子赫拉克 勒斯一样吗?你应该放聪明一点,照我的意思去办。如果你听我的话,我将 把美惠三女神中最年轻最漂亮的一个嫁给你为妻。“睡神要求她指着斯提克 斯河对自己所许的诺言发了誓,然后才答应听从她的旨意。 赫拉美艳娇媚地来到爱达山顶。宙斯看到她,心中充满甜蜜而狂热的 爱意,即刻忘掉了特洛伊人的战事。“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宙斯问妻子,“你 把马匹和金车放在什么地方?”赫拉听了微微一笑,狡黠地回答说:“亲爱 的,我想到大地的尽头去劝说我的养父母俄刻阿诺斯和忒提斯,让他们重新 和解。 “你难道总跟我闹别扭吗?”宙斯回答说,“这件事以后也可以做的,你 还是留在这里让我们一起观察两大民族的战争吧!” 赫拉听到这话感到很失望,因为她看到,即使她那美丽的容貌和阿佛 洛狄忒的宝带也不能转移他对战事的注意力。不过,她还是抑制住自己的恼 怒,温柔地搂住丈夫,抚摸着他的脸颊,说:“亲爱的,我愿意按照你的意 志行事。”赫拉一边说,一边给隐身在宙斯身后的睡神斯拉芙使了个眼色。 斯拉芙会意地点点头,俯下身子,悄悄地压下宙斯的眼皮。宙斯挡不住袭来 的睡意,把头低下去,埋在妻子的怀里,进入了沉沉的梦乡。赫拉看到时机 成熟,急忙派睡神作使者到波塞冬那儿,告诉他说:“现在正是时候,赶快

宙斯让特洛伊人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他把希腊人推进失败的灾难中。 宙斯坐在爱达山上,看了一会希腊人的战船营,又将视线移向色雷斯人的地 盘。这时,海神波塞冬也忙碌起来,他坐在树林茂密的萨莫特拉克岛的山顶 上,看着爱达山,看着眼底下的特洛伊城和丹内阿人的战船。他看到希腊人 的防线被特洛伊人突破了,大为震惊。他站起身来,离开怪石嶙峋的山顶, 迈开使山林震动的神衹的步伐,四步就来到爱琴海的岸边,汹涌澎湃的波涛 下面耸立着他那金壁辉煌的宫殿。他穿上金铠甲,套上金鬃马,然后手执金 鞭,跳上战车,驾着车冲过层层波浪。海怪们认出了他们的主人,海水自动 分开让他通过,没有一滴水沾湿车轴。波塞冬来到丹内阿人的战船附近,卸 下马匹,用金链锁住了马脚,把它们拴在忒涅多斯岛和印布洛斯岛之间的山 洞里,并用长生不老的神料喂它们。然后他飞快地来到激烈的战场,看到特 洛伊人紧紧地集结在赫克托耳的周围,并准备夺取希腊人的战船。 波塞冬变成预言家卡尔卡斯的样子,混进希腊人的中间,看到两个埃 阿斯斗志昂扬,便说,“特洛伊人在其他地方进攻,我并不担忧,我只是担 忧这里出问题,因为赫克托耳猛烈得犹如一团烈火。可是你们,英雄好汉们, 如果你们集中力量,防守这个地方,那么是能够拯救希腊人的。”他一面说, 一面用手杖点了两人一下。他们顿时觉得四肢轻捷,勇气倍增,海神突然消 失了。俄琉斯的儿子小埃阿斯最先明白了这个人是谁。“埃阿斯,”他喊了一 声和他同名的伙伴,“刚才那人不是卡尔卡斯,他是波塞冬。我现在感到心 里有团烈火在燃烧,我渴望着决定胜负的战斗!”忒拉蒙的儿子大埃阿斯回 答说:“现在我的手激动地握紧了长矛,心情轻松,腿脚灵便,我渴望着单 独与赫克托耳拼杀!” 波塞冬又来到那些灰心丧气、疲惫地躺在战船上的英雄中间。他鼓励 他们,直到他们振作起来,又回到两个埃阿斯的身旁,沉着而坚定准备痛击 赫克托耳和特洛伊人。丹内阿人密集地排列成行,长矛林立,盾牌相连,战 盔靠着战盔,战士们肩并肩,盔上的羽饰飘动,彼此接触。士兵们密密麻麻, 人声鼎沸。特洛伊人也是群情激昂,在赫克托耳的率领下,呐喊声地动山摇。 “特洛伊人和吕喀亚人,你们要挺住!”赫克托耳回头号召他的战士,“敌人 组织的队伍是坚持不了多久的,他们必定在我的长矛打击下溃退,因为雷霆 之神在支持我们。”他这样叫喊着,激励他的士兵。普里阿摩斯的英勇善战 的儿子得伊福玻斯用盾牌掩护着,大步前进。迈里俄纳斯把他看作攻击的目 标,用他的矛朝他投去。得伊福玻斯用坚固的盾挡住了,矛尖折断了。迈里 俄纳斯很恼怒,他转身回船,去取一支更结实的长矛。 激战还在继续。在混战中,安菲玛库斯被赫克托耳打死。安菲玛库斯 是波塞冬的孙子。 原来,厄利斯的国王阿克托耳娶妻摩利奥纳,她跟波塞冬生下双生子 欧律托斯和克雷阿托尔。安菲玛库斯是克雷阿托尔的儿子。波塞冬看到自己 的孙子死了,十分愤怒。他即刻赶到营房,煽动更多的希腊人前去战斗。在 这里,他看到伊多墨纽斯背着一个受伤的朋友送到医生那里治疗,然后回营 去取另一支长矛。海神波塞冬变成托阿斯的样子走近他,对他说:“克瑞忒 人的国王啊,你知道大祸临头了吗?所有今天没有参加战斗的人,都不能从 特洛伊返回故乡!”“是这样的,托阿斯。”伊多墨纽斯对正在离开的神衹大 声说。他从营房里拿出两支长矛走了出来。迈里俄纳斯正好来到他身旁,因 为他的长矛刚才碰到得伊福玻斯的盾牌折断了,所以现在回来另找一根。“我 看出来了,你需要什么。”伊多墨纽斯对他说,“在我的帐篷里有二十支我所 缴获的长矛,就在墙边上。你去挑选一根最好的吧!”迈里俄纳斯选了一根 粗大的长矛,然后两人一起回到战场。 伊多墨纽斯虽说上了年纪,可是打仗时十分勇敢,就像年轻人一样。 伊多墨纽斯遇到的第一个对手是向卡珊德拉求婚,并因此站在特洛伊人一边 的俄特律墨纽斯。俄特律墨纽斯被一枪投中,伊多墨纽斯高兴地说:“快活 的新郎呀,现在快去娶普里阿摩斯的女儿吧!其实,你如果站在我们一边, 帮我们征服特洛伊,你也可以娶阿柔特斯的漂亮女儿为妻的!好吧,现在你 跟我一起上船取嫁妆吧!”他正在嘲讽,阿西俄斯乘着战车奔来,要为死者 报仇。阿西俄斯拉开架势刚要投抢,伊多墨纽斯的矛已刺中他的喉咙。他的 御者看到这情景惊得目瞪口呆,双手不听使唤,忘掉了驱车逃回。涅斯托耳 的儿子安提罗科斯举起长矛将他击中,把他挑翻在车下。 现在得伊福玻斯直朝伊多墨纽斯扑来,他决心为死去的朋友阿西俄斯 报仇。他看准机会,朝这个克瑞忒人掷去一枪。克瑞忒人伊多墨纽斯机智地 蹲下身去,用盾挡住身体。投枪从他头顶上飞过,击中王子许普塞诺耳的肝 部。“亲爱的朋友阿西俄斯,我终算为你报了仇,”这位特洛伊人高兴地喊了 起来,“我给你送来一位仆人侍候你!”受伤的许普塞诺耳呻吟不已,他被两 位伙伴迅速抬离混乱的战场。伊多墨纽斯继续战斗,他杀死安喀塞斯的女婿 阿尔卡托斯,然后大喝一声:“得伊福玻斯,我们的交易不是非常合算吗? 我给你三个换一个吧!来吧,我让你亲自看看,我是不是宙斯的子孙!”伊 多墨纽斯这么说,是因为他是国王弥诺斯的孙子,即宙斯的重孙。得伊福玻 斯思量了一会儿,是单独作战,还是再去找一个勇敢的帮手。他觉得还是第 二个办法比较明智,于是便和他的姻兄埃涅阿斯一起向伊多墨纽斯发起进 攻。伊多墨纽斯毫无畏惧,他看见两个对手奔来,便从容地等在一旁。但他

本文由彩天下平台网址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阿喀琉斯在军营里看看外面战船上火光冲天,赫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