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彩天下平台网址 > 神话传说 > 涅斯托耳回答说,他让赫克托耳首先冲到围墙的

涅斯托耳回答说,他让赫克托耳首先冲到围墙的

文章作者:神话传说 上传时间:2019-09-25

在希腊人的军营里,士兵们还没有从刚才败逃的恐惧中恢复过来。这 时阿伽门农又悄悄地召集诸位王子举行会议。他们坐在一起,神情沮丧。阿 伽门农作为盟军的最高统帅,叹了一口气说:“朋友们和战士们,宙斯对我 很苛刻。他仁慈地给过我一个吉兆,示意我将征服特洛伊人并胜利返乡,而 现在他却骗了我,要我失败而归,把这么多勇敢的军士丢弃在战场上。我们 虽然已经攻陷了许多城池,而且还要占领更多的城市,可是我们命中注定不 能征服特洛伊。因此,让我们一起乘上我们的战船返回我们的祖国吧!” 听完他这些灰心的话,英雄们沉默良久。最后,狄俄墨得斯打破寂静, 说:“国王啊,刚才你还当着希腊人的面嘲笑我没有勇气和胆量!现在我却 感到,宙斯给了你权力,却没有给你胆量。你难道真的认为希腊的好汉们像 你说的那样不敢战斗吗?好吧,如果你心里思念家乡,那么你就回家去吧! 路是敞开的,你的船也已备好。但我们其他人却愿意留下来,直到摧毁普里 阿摩斯的王宫为止。即使你们全都走掉了,我和我的朋友斯忒涅罗斯也要留 下来,我们深信我们是神衹引来的!” 英雄们听到他的话大声喝彩。涅斯托耳说:“虽然你像我的小儿子,但 你说的话却像出自一位理智的成年人之口。来,阿伽门农,你应该邀请我们 欢宴。你的帐篷里有的是美酒。 让守卫的哨兵在土墙边注意动向,我们则在这里碰杯,你则可以听到 我们提出的最好的建议。”www.mrmy.org。 于是,王子们在阿伽门农处饮宴,他们的信心在渐渐地增强。饮毕, 涅斯托耳又说:“阿伽门农,你在那一天违反了我们的心愿,从受辱的阿喀 琉斯的营帐里抢去了勃里塞斯的美丽的女儿。那一天的事情你当然不会忘 掉。现在是重新思考的时候了,我们必须说服这位受了委屈的人和你和解。” “你说的有理。”阿伽门农回答说,“我承认这是我的过错。我愿意改正,愿 意给受了侮辱的人加倍赔偿。我准备赔偿十泰伦特黄金,七只铜三脚祭鼎, 二十口饮鼎,十二匹骏马,七个我从勒斯波岛抢来的漂亮姑娘,并归还美丽 的勃里撒厄斯。我对着神衹立誓,我没有碰过勃里撒厄斯,对她一直很尊重。 等到我们征服特洛伊分发战利品时,我愿亲手给他的战船载满青铜和黄金, 除了海伦以外,他可以在特洛伊挑选二十个最漂亮的女人。等我们回到亚各 斯时,他可以娶我的一个女儿为妻。我待他如同待我的独子俄瑞斯忒斯一样。 我将给他七座城市作为女儿的陪嫁。只要他愿意和解,我保证一切都照办。” “你答应给阿喀琉斯的礼物不算菲薄。”涅斯托耳说,“我们立即挑选最合适 的人去见他。 福尼克斯为首,其次是大埃阿斯,尊贵的奥德修斯,荷迪奥斯和欧律 巴特斯也和他们一起去。” 在隆重地举行灌礼后,由涅斯托耳提名的王子们离开会场,朝弥尔弥 杜纳人的船队走去。他们看到阿喀琉斯正在弹一架精致的竖琴,琴上装饰着 银制的琴马。他正在和着琴音歌唱古时英雄的光荣战绩,阿喀琉斯看到他们 走来,惊愕地站了起来。原来默默无声坐在对面看他弹奏的帕特洛克罗斯也 站起身来。两个人走上前迎接他们。阿喀琉斯握住福尼克斯和奥德修斯的手, 大声说:“贵客临门,欣喜无比!我想你们一定有难处才来找我的,可是我 依然爱你们,即使我对希腊人气恼,但我仍然欢迎你们!” 帕特洛克罗斯急忙端来一大罐美酒。阿喀琉斯把一只山羊和一只绵羊 背,一条肥猪腿叉在火扦上烧烤。然后大家放怀畅饮,酒醉饭饱。这时埃阿 斯朝福尼克斯使了一下眼色。奥德修斯却抢在他的前头说:“祝你长寿,珀 琉斯的儿子,你的餐食丰盛极了。但我们来这里并不是为了贪图丰盛的享受, 我们来,是因为遇到了巨大的不幸。现在已经到了我们是得救还是毁灭的地 步,而这完全取决于你是否援救我们。特洛伊人已逼近我们的围墙和战船; 赫克托耳靠着宙斯的信任凶猛无比,不可阻挡。在这最后关头,拯救希腊人 的重任已经落在你的肩上。请你别再骄傲了。请相信我,友谊总比敌意强。 你的父亲珀琉斯在你出征前也这样说过。”接着,奥德修斯一一列举了阿伽 门农答应给他的赠礼。 可是,阿喀琉斯却回答说:“尊贵的拉厄耳忒斯的儿子,我必须直截了 当地用一个不字来回答你的好话。我恨阿伽门农,就像恨地狱大门一样。无 论是他还是其他希腊人都不能劝说我回心转意,重新回到他们的队伍里。他 们何时酬谢过我的功劳?我曾经日夜操劳,流血流汗,只是为了替那个不知 感恩的人夺回一个女人。我夺来的战利品全部献给了阿特柔斯的儿子;他贪 得无厌,自己占有了大部分,仅把少量的分给我们;他甚至夺走了我最心爱 的女人。因此,明天在给宙斯和诸神献祭后,我们将乘船航行在赫勒持滂海 湾的海面上。我希望三天以后就能回到夫茨阿。阿伽门农已欺骗了我一次, 我不会第二次受他的骗!你们回去吧,把我的意思告诉国王。可是我希望福 尼克斯留下来。你愿意跟我一起回到祖辈们生活过的地方吗?” 福尼克斯是他的老朋友和老教师。可是,无论他怎样劝说都不能使阿 喀琉斯回心转意。 最后埃阿斯站起来,说:“奥德修斯,我们走吧!朋友们的友情不能打 动阿喀琉斯,他是无法和解的人!”奥德修斯也站起身来,他们先向神衹浇 祭,然后和其他使者一起离开了阿喀琉斯的营帐,只有福尼克斯一人留下。

奥德修斯传达了阿喀琉斯的话,阿伽门农和其他王子们听了以后都沉 默着。一整夜,阿伽门农和他的兄弟都没有合眼,天还没亮,就心神不定地 起床了。墨涅拉俄斯把英雄们一个个地从营帐内唤醒,并鼓励他们振作起来; 阿伽门农则来到涅斯托耳的住处,他看到老人还躺在床上。老人从睡梦中惊 醒,他对阿特柔斯的儿子喝问道:“你是谁?怎么深更半夜地潜入我的营帐, 是寻找朋友呢,还是寻找走失了的牲口?你说,你到底来干什么?” “是我,涅斯托耳,”国王小声地回答,“我是阿伽门农,宙斯使我遭受 痛苦的折磨。 我一刻也睡不着,我为丹内阿人的命运而担忧。我们去看看外面的哨 兵,他们是否都醒着。 因为说不定敌人会趁着黑夜偷袭我们。”涅斯托耳匆忙穿上羊毛紧身 衣,披上紫金外衣,抓起长矛,跟着国王在战船各处巡视。他们先叫醒了奥 德修斯,他即刻背上盾牌,跟上他们。 涅斯托耳又来到狄俄墨得斯的营帐里,把他推醒。“你这位不知疲倦的 老人,从来不睡吗?”他睡眼惺忪地说,“不是有许多比你年轻的人可以在 深夜放哨,并帮你叫醒大家吗?” “你说得对,”涅斯托耳回答说,“我有足够的人,还有儿子们,可以代 我去干这些事情。但是我们处境困难,所以我不能不亲自出来。现在是生死 关头,你还是起来吧,帮我们去叫醒埃阿斯和梅革斯吧!”狄俄墨得斯即刻 起来,披上一张狮皮,并找来了两位英雄。他们一齐检查岗哨,看到哨兵没 有一个睡觉,他们都拿着武器,随时准备战斗。 几乎所有的王子都从睡梦中被叫醒了,大家又在一起开会。涅斯托耳 首先发言:“朋友们,我提个建议:如果有一个勇敢的人潜入特洛伊人的军 营,窃听他们的会议,或者抓一个俘虏,探明他们是留在这里准备战斗,还 是回城去驻守,那不是对我们很有帮助吗?对于这样勇敢的英雄当然应该重 赏!”狄俄墨得斯当即站起来,自告奋勇去执行任务,但是希望有一个人陪 他去。许多人都愿意去,他们是两位埃阿斯,迈里俄纳斯,安提罗科斯,墨 涅拉俄斯和奥德修斯。狄俄墨得斯说:“如果允许我挑选的话,我要奥德修 斯去。倘若他和我同去,我相信我们将一定能平安地回来,因为他是一个绝 顶聪明的人!”“不要过分嘲弄我或夸奖我。”奥德修斯说,“我们动身吧,头 顶上的星星告诉我们,黑夜只剩下三分之一了。” 两个人紧束铠甲,并化了装。狄俄墨得斯把自己的剑和盾都留在营内, 另从英雄特拉斯墨得斯处借来他的双刃剑、牛皮盾和既没有羽饰也没有鬃饰 的战盔。迈里俄纳斯把自己的硬弓、箭袋、利剑和镶有野猪牙的皮盔都给了 奥德修斯。他们离开了希腊军营,突然听到右上空飞过一只苍鹭。两人为帕 拉斯·雅典娜送来了吉兆而高兴,他们祈求女神保护他们今夜侦察成 功。 正当希腊英雄计划侦察特洛伊人军情的时候,赫克托耳也召集了会议, 作出了同样的决定。他答应给有胆量侦察敌情的人奖励一辆战车和两匹最名 贵的骏马,那是从希腊人那儿缴获的战利品。特洛伊人中有一位名叫多隆的, 他是着名使者欧墨得斯的儿子,颇受人尊敬。 他其貌不扬,但很富有。他听说可以得到阿喀琉斯的战车和骏马,不 禁怦然心动,表示愿意去敌人军营侦察和探听丹内阿人的会议情况。他即刻 背上弓箭,披上灰狼皮,戴上蛇皮盔,手执长矛出发了。他走的路正好是希 腊两个英雄走的路。奥德修斯听到脚步声,悄悄地告诉同伴:“狄俄墨得斯, 有人从特洛伊营房过来了。他可能是个探子,也可能是到战场上剥取尸体铠 甲的人。我们让他过去,然后跟踪他,把他抓住,或者把他送上大船去。” 两个人潜伏在路旁的尸体中间,多隆毫无疑虑地从他们身旁走过。他走过一 段路后,听到后面有响声,便停住脚步,以为是赫克托耳派人来召他回去。 在后面的人离他只有一箭之距时,他突然认出他们是敌人。他吃了一惊,撒 腿就跑,快得犹如一只被猎狗追逐的兔子一样。“站住,否则我就朝你投矛 了!”狄俄墨得斯大喝一声并掷出他的长矛。狄俄墨得斯故意掷偏,矛尖从 逃跑者的肩头擦过。多隆吓得面如土色,停了下来,站在那里,下巴颤抖, 牙齿打战。等两个英雄过来抓住他时,他哀求道:“饶了我吧,我是有钱人, 我可以给你们黄金,你们要多少,我给多少!”“别害怕,”奥德修斯说,“但 你要告诉我们,你在这里干什么?”多隆心里害怕,颤抖着说出了一切。奥 德修斯听后微微一笑,说:“你的胃口倒不坏,竟想得到珀琉斯的儿子的骏 马!现在我要你告诉我:你在哪里离开赫克托耳的,他的马匹在哪里?还有 他的兵器呢?其他的特洛伊人在哪里?同盟军住在什么地方?”多隆回答 说:“赫克托耳和王子们在伊罗斯大坟附近开会;士兵们没有特别的防范; 他们都在烤火取暖;一些同盟军的首领因为没有家室的负担,所以和大军分 开来睡,没有守卫。你们如果要进特洛伊人的军营,将会首先遇到色雷斯人。 他们的首领是瑞索斯,那是阿埃俄纽斯的儿子。瑞索斯的马高大而雄壮,奔 跑如飞,我还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马。他的战车用金银装饰,他自己穿着闪 亮的金甲,就像神衹下凡一样。行了,你们已经知道了一切,现在就将我送 上你们的战船,或者将我捆着留在这里,同时你们自己去证明我说的全是实 话。” 狄俄墨得斯脸色阴沉地看着他说:“我看出来了,你想逃跑。可是我的 手要让你永远危害不了亚各斯人!”多隆听到这话,吓得哆哆嗦嗦地伸出右

清晨,阿伽门农命令士兵们穿上铠甲。他自己也穿上他的漂亮的铠甲。 这铠甲闪闪发光,是用十道青铜片,十二道金片,二十道锡片制成的。保护 脖子的金甲像三条游蛇,这是塞浦路斯国王吉尼拉斯赠送的礼物。然后他把 宝剑用饰金带子背在肩上。剑柄饰以黄金,剑鞘是银的。他手持圆盾,上有 十道青铜箍,二十颗锡钉。盾牌中心呈深蓝色,绘有可怕的墨杜萨的头。盾 带饰有三头紫龙。他头上戴一顶四角战盔,上有马鬃环绕,头盔的花翎威严 地抖动着。最后他拿起两支尖利的长枪,大步地走上战场。 赫拉和雅典娜从天上看见这国王,用响雷向他欢呼。这时,步兵们首 先跃出战壕,战车紧跟在后。士兵们发出震耳的呐喊声,奋勇前进。 特洛伊人密密麻麻地站在对面的山堆上,他们的首领是赫克托耳、波 吕达玛斯、埃涅阿斯,后面还有波吕波斯、阿革诺耳和阿卡玛斯,他们三人 都是安忒诺尔的儿子。赫克托耳穿一身金甲,浑身闪亮,犹如夜空的巨星。 他时而在前面指挥,时而在后面布阵。 特洛伊人与丹内阿人凶狠地厮杀起来,如同一只只饿狼。希腊人首先 突破了对方的阵地。阿伽门农挺枪刺死皮亚诺耳王子和他的御者。希腊人进 入了敌方的纵深地带。 在激烈的鏖战中,宙斯亲自保护赫克托耳,使他不受到流矢的伤害。 他让赫克托耳顺着城池的方向,朝着山坡上古代国王伊罗斯的大坟逃去,可 是阿伽门农大声呼叫着追赶他。赫克托耳来到宙斯圣林附近,离中心城门不 远的地方时,和他率领的战士一起停住了。宙斯派出神衹的女使伊里斯吩咐 他尽快从战斗中脱身,让其他人抗击,直到阿伽门农受伤为止。到那时,万 神之父会亲自引导他取得胜利。赫克托耳遵从了神衹的吩咐,他在后卫线上 不断地鼓励士兵们勇猛地向前冲杀。 阿加门农仍然奋不顾身地往前冲,一直深入到特洛伊人及其盟军的队 伍中。他先遇到了安忒诺尔的儿子伊斐达玛斯。这是一位勇猛、伟大的英雄, 从小在色雷斯由他的祖母养大,新婚不久就来到他的出生地参战。阿伽门农 扔出的枪没有刺中他。伊斐达玛斯的枪尖刺在阿伽门农的腰带上折断了。阿 伽门农一把抓住对方的枪杆,猛地夺了过来,又朝他的脖子挥去一剑,把伊 斐达玛斯砍翻倒地。他剥下伊斐达玛斯的铠甲,高兴地炫耀着他的战利品。 安忒诺尔的大儿子科翁看到了,怀着悲痛奔过来,要给弟弟报仇。他斜刺了 一枪,刺中阿伽门农的手臂上靠近手肘的地方。阿伽门农感到一阵剧烈的疼 痛,但没有懈怠,继续战斗,科翁正要把倒地的兄弟拖走时,不幸被阿伽门 农的枪从盾牌下刺中,他倒在兄弟的尸体上死去。 阿伽门农不顾伤口里鲜血直淌,继续用枪、用剑、用石头奋勇作战。 直到血液凝结时,他才感到钻心的疼痛,被迫跳上战车,离开战场,飞快地 驶向营地。 赫克托耳看到阿伽门农撤离了战场,他想起了宙斯的命令,于是奔到 特洛伊人的前锋队伍中,大声呼喊:“朋友们,你们建功立业的时刻到了! 希腊人中最勇敢的英雄离开了战场,宙斯将使我们得到胜利,前进,冲进丹 内阿人的队伍,冲啊!”他一边喊,一边像一阵旋风似地向前冲锋。不久, 希腊人中有九个王子和许多士兵死在他的枪下。赫克托耳把希腊人几乎赶到 他们的战船附近。这时奥德修斯对狄俄墨得斯说:“我们的人为什么放弃了 抵抗?来吧,朋友,你站在我的身边,我们宁死也不让赫克托耳占领我们的 战船营,我们要打退他的进攻!”狄俄墨得斯点点头,用投枪击中特洛伊人 蒂姆勃莱俄斯的胸口。蒂姆勃莱俄斯从战车上滚到在地上死了,奥德修斯也 杀死了他的御者摩利翁。他们继续向前冲去,这时,希腊人重新赢得了喘息 的机会。在高高的爱达山上观战的宙斯让双方杀得不分胜负。赫克托耳终于 从战斗的队伍里认出了这两个骁勇的英雄,他率领他的军队朝他们冲了过 来。 狄俄墨得斯看得真切,向赫克托耳投出长矛,击中他的头盔,当的一 声弹了回去。赫克托耳倒在地上,用右手撑住身体,只觉得眼前一阵发黑。 这时,堤丢斯的儿子狄俄墨得斯急忙赶来,赫克托耳已经恢复过来,迅速跳 上战车,在他的士兵们的保护下,奔回自己的营地。狄俄墨得斯恼怒地把另 一个特洛伊人打倒在地,准备剥下他的盔甲。 正在这时,隐蔽在伊罗斯大坟后面的帕里斯瞄准他,射出一箭,击中 蹲在地上的英雄的右脚,箭头射入脚跟,刺在脚骨上。帕里斯从隐蔽处跳了 出来,嘲笑那个受了伤的敌人。狄俄墨得斯回过头来,看到了射箭的帕里斯, 对他大声骂道:“原来是你啊,女人喜欢的英雄!你在公开的战斗中伤害不 了我、现在却从背后射伤了我的脚跟,还自以为了不得,是吗?但这对我来 说真像被孩子刺了一枪似的,根本算不了什么!”这时,奥德修斯正好赶来, 他掩护着受伤的狄俄墨得斯,使他忍痛拔出了脚上的箭。最后,他摇晃着身 子爬上战车,站在他的朋友斯忒涅罗斯的身边。他们一起朝船队飞驰而去。 现在,只有奥德修斯一人陷入敌人的阵地中,不过亚各斯人都不敢靠 近他。这位英雄思考着,他到底应该撤退还是坚持战斗。不久他意识到必须 坚持战斗下去。特洛伊人已经紧紧地围住他,包围圈越来越小。他感到自己 像一头奔突的野猪,周围是一群围攻的猎人和疯狂逼近的猎犬。他盯着冲来 的敌人,毫无惧色,不久,就有五个特洛伊人被他杀死。第六个人索科斯看 见他的兄弟刚才被奥德修斯杀死,便大声叫道:“奥德修斯,今天不是你杀 死希帕索斯的两个儿子,并剥取他们的盔甲,就是你在我的长矛下丧命!” 说着,索科斯奋起一枪,刺穿了奥德修斯的盾牌,枪尖刺伤了他的肋

希腊人曾在自己的战船周围挖沟筑墙保护他们的战船。可是他们忘了 给神衹献祭,所以这些沟和墙不能保护他们。波塞冬和阿波罗决定要用山洪 和海水来摧毁整个建筑。当然,这一切都得在特洛伊城陷落后才能做。 战争已经逼近到围墙了。亚各斯人害怕赫克托耳的威力,都心惊胆战 地挤在战船上。赫克托耳如一头雄狮奔了过来,鼓励士兵们越过战壕。可是 战马却畏缩不前,因为壕沟挖得又宽又深,沟边密密麻麻地栽着尖木桩,战 马到了沟边都打着响鼻,竖起前腿,只有步兵才可以冒险越过。波吕达玛斯 看到这里的情况,便和赫克托耳商议:“如果我们强迫马匹过去,一定会落 进深沟里惨死。还是让驾车的御者们把战车全都停在沟边,我们全部手执武 器,在你的率领下越过战壕,突破围墙。” 赫克托耳同意他的建议。英雄们听到号令都从战车上跳下来,只有御 者除外。他们分成五队,第一队由赫克托耳和波吕达玛斯率领,第二队由帕 里斯率领,第三队由赫勒诺斯和得伊福玻斯指挥,第四队由埃涅阿斯率领, 萨耳佩冬和格劳库斯率领同盟军作为第五队。在所有的英雄中只有阿西俄斯 一人不愿意离开战车,他转向左面的一条通道,那是希腊人留给自己人的战 车和马匹出入的。阿西俄斯看到这里大门敞开,因为希腊人还在等待最后逃 回来的士兵。阿西俄斯便催马冲了进去。许多特洛伊的士兵跟在后面,大声 呐喊着冲了进来。但他们遇到了两个勇敢的看守,勒翁透斯和庇里托俄斯的 儿子波吕帕特斯。他们朝涌来的特各伊人扑了过去,同时从围墙上的塔楼里, 希腊人又掷下雨点般的石头。 正当阿西俄斯和他的士兵们在这里进行遭遇战,并有许多人被打死的 时候,其他的特洛伊人则步行通过沟壕,冲击希腊人的其他营门。亚各斯人 不得不改变战略,集中力量保护战船。那些站在他们一边的神衹也十分忧伤 地从奥林匹斯圣山上俯视着。可是,由赫克托耳和波吕达玛斯率领的一队却 还迟疑着,没有冲过壕沟,这一队最英勇而人数又最多。这是因为他们看到 了一种不吉利的预兆:一只雄鹰从左侧飞临上空,鹰爪下逮住一条赤练蛇。 它拼命挣扎,扭转头去咬鹰脖子。雄鹰疼痛难熬,扔下赤练蛇飞走了。赤练 蛇正好落在特洛伊人的中间。他们恐惧地看着蛇在地上挣扎,认为这是宙斯 显示的征兆。 “我们不能轻举妄动,”潘托斯的儿子波吕达玛斯惊恐地对赫克托耳说, “否则,我们也会像这只雄鹰一样,不能把猎物带回去。”赫克托耳轻蔑地 说:“鸟儿往右面飞或者往左面飞跟我有什么相干?我只相信宙斯的决定! 我所关心的是拯救祖国!你为什么害怕战斗,浑身发抖?不过我警告你,如 果你临阵逃脱,那么就会死在我的枪下!”赫克托耳说着就大步向前,其他 人也跟了上去。宙斯从爱达山上朝希腊人的战船吹去一阵大风,刮得尘土飞 扬。希腊人的斗志也被刮到九霄云外去了。而特洛伊人相信靠着神衹的保护 和军队的力量,一定能摧毁丹内阿人的围墙,拆毁塔楼,拔掉木桩。 丹内阿人并不退让,他们手执盾牌排成人墙,坚定地站在防护墙旁, 用投枪和石块回击特洛伊人。赫克托耳要是得不到宙斯的帮助,是无法攻破 围墙大门的。这时宙斯指示他的儿子萨耳佩冬持着大盾,像一头饿狮冲了上 去。他对同伴格劳库斯说:“亲爱的朋友,我们只有在艰苦的战斗中显示自 己的胆量和智慧,才能在吕喀亚人中像神衹一样受到尊敬,并享受满溢的金 杯美酒,来吧!今天我们要争取荣誉,或者以我们的死为别人赢得荣誉!” 格劳库斯为他的话所激励,两个人率领着吕喀亚人一直冲了上去。梅 纳斯透斯站在围墙塔楼上,看到吕喀亚人凶猛地冲了过来大吃一惊。他四处 观看,看看有没有援兵。他看见两个埃阿斯在远处,忙派传令兵托俄忒斯请 他们快来救援,帮助他解脱围困。大埃阿斯带领透克洛斯和背着弓箭的潘狄 翁从内墙里急忙赶来。他们刚到,看到吕喀亚人正在攀登胸墙。埃阿斯从胸 墙上拆下一块锋利多角的石头,猛地击中攀援而上的萨耳佩冬的朋友厄庇克 莱斯的头颅,使他滚落下去。透克洛斯刺伤了格劳库斯的手臂。格劳库斯悄 悄地退了下来,他生怕让希腊人看见并嘲笑他受了伤。萨耳佩冬看着他的朋 友离开了战场,感到很痛心,他自己爬上墙垛,用长矛刺死了芯斯托耳的儿 子阿尔卡蒙,然后奋力摇晃墙垛,使它开裂,掀翻,为后续部队开辟了前进 的通道。埃阿斯和透克洛斯奋勇地抵御潮水般涌上来的特洛伊人。萨耳佩冬 回头看着吕喀亚人,大声呼喊:“吕喀亚人,你们忘记了应该进攻吗?我一 个人是不能突破敌人防线的!我们必须齐心合力,才能开辟到达战船的道 路!” 于是,吕喀亚人紧紧地聚在他们的国王周围,旋风一般地冲了上来。 丹内阿人也加强了兵力,顽强抵抗。双方士兵隔着一堵围墙激烈地拼搏厮杀。 战斗进行了很长时间,还没有分出胜负。宙斯终于又向赫克托耳伸出 援助之手,他让赫克托耳首先冲到围墙的城门。其他的战士也急忙跟上,或 者从两边爬过围墙。赫克托耳看到城门紧闭,门旁有块尖顶的岩石。赫克托 耳以超人的力量从地上拔起巨石,撞开门扇。结果门闩给砸断了,城门轰然 倒下。赫克托耳跳进门洞,他的兵士们也跟在后面,同时有几百个特洛伊人 登上围墙。特洛伊人呐喊着冲进了围墙,希腊人纷纷慌乱地朝战船奔逃。

本文由彩天下平台网址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涅斯托耳回答说,他让赫克托耳首先冲到围墙的

关键词: